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恐怖魔方六道轮回地狱道众生皆鬼(四十一)

第四百一十一章 恐怖魔方六道轮回地狱道众生皆鬼(四十一)

伊路米闭目养神中, 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他睁眼看向声源,语气清冷地疑问道。

“你干什么?”

西索穿好鞋子, 手中拿着扑克,身姿妖娆地走到了门边,笑眯眯回头问。

“我对后院那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些好奇, 打算去看看, 你要不要一起去?”

伊路米沉默了片刻, 手中翻出一把钉子,二话不说, 嗖嗖地就朝着西索周身各大要害掷去。

西索霎时愕然, 手中的扑克跟着射出。

“你这是干什么?”

扑克和钉子在空中相撞,纷纷下落。

伊路米不语, 只是又摸出两把钉子, 迅捷地投出, 如天女散花,似满天星般朝着西索全身笼罩而去。

西索只能也跟着不停丢出扑克反击, 一边闪避, 一边质疑。

“嗯哼~伊路米,没头没脑地你为什么攻击我?还丢·····你等等······”

伊路米依旧置若罔闻,钉子一把把往外撒,根根都带出了尖锐的破空之声,一点都不见留手的。

扑克和钉子金铁撞击之声不绝,甚至隐有火星迸射, 在狭小的房间内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网。

“你再不住手, 别怪我不客气了········”

西索语气不悦地说着, 可见伊路米依旧无动于衷, 他脸上诧异莫名的表情渐渐淡了。

一张嘴诡异地缓缓咧开,咧到了几近耳根,白皙的脸上忽然浮现了片片焦黑,皮肤如开裂的树皮般层层绽开、剥落,半个脑袋和身体都奇怪地瘪了下去,眼前的人就这么来了个大变活人,从西索变成了一个浑身烧焦面目全非的男鬼,他桀桀阴森笑了起来。

“你怎么看出我是假货的··········”

伊路米面色不改,攻击不停,声线冰冷道。

“我没看出来,但不管你是假的,还是真的,我都会这么做,在这种鬼地方,还要主动去冒无谓的风险,有必要让西索清醒清醒,不过,好良言难劝该死鬼,要是西索打不听,我也不会硬要阻止他去找死,但你这倒是自己提前暴露了。”

“·······可恶·······还以为能骗你出去呢·········”

男鬼满面不甘,片刻,忽然有些诡异地看向伊路米。

“可你这所谓的打醒也下手太重了吧······这是往死里打吗······要是真被你杀死了怎么办·········”

“要真死了那就死了吧······还能怎么样········”伊路米面色冷漠。

男鬼忍不住愕然。“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谁说那家伙是我朋友·········”

伊路米顿时语气嫌弃地坚定反驳了,还低声自言自语若有所思地总结了一句。

“看来以后还是不能和这家伙组团了,本来还想遇见诡异可以交叉验证,结果反倒被钻了空子,差点被坑死。”

男鬼对这种塑料友情也只能无言以对,以前,他可是很享受那些被他欺骗之人在他突然变脸时那扭曲的表情的,那种身边亲近之人突然变鬼那一刻的不敢置信、恐惧和无助让他感觉心头格外舒爽和满足。

片刻,男鬼再次阴恻恻笑了起来。

“呼呼呼········我真想知道你朋友听见你是如此评价他时会是什么表情········要知道········他可是毫不犹豫地跟‘你’走了啊········”

“怎么?原来还有其他鬼用同样的手法去找了西索?我还以为是鬼打墙,所以看不见他,原来早就被你们拐走了啊。”

伊路米无光的猫眼微微睁大,微带惊讶。

片刻,他又点点头,以一种‘这完全不稀奇,只是遇见神经病了’的淡定口吻说道。

“你以为西索是相信我才跟‘我’走?那你可错了,他只是去找刺激的,果然是他的风格,就算是面对鬼,能上的也一定要上吗?”

男鬼一张脸蓦然狰狞起来。

“不管是什么······总之·······你们今天谁都离不开这里········”

呼啦一声,房间里就如同被泼了沸油一般猛然着了起来,温度迅猛攀升,每吸进去一口空气,都带着滚烫的灼热,让人感觉呼吸困难,头上,土木砖石结构的房顶开始不断簌簌往下落灰,开始还只是细小地颗粒,很快,房顶骤然垮塌,大片大片焦黑的横梁、砖瓦往伊路米身上砸了下来。

伊路米这时看向男鬼的眼神多了一丝明悟。

“原来你是被烧化的屋顶砸死的啊,不过,这可砸不死我啊。”

他一个直拳就朝着头上的横梁轰去,两者相撞,发出了猛烈的音爆之声,伊路米在浓烟缭绕中,抬头看向已经破了个洞的屋顶,双脚用力一蹬,就向上跳了起来。

寂静无人的走廊里,灯泡的光芒昏暗无比,长长的灯绳无风微微晃动着,晃得底下的景物也跟着一起摇曳起来,仿佛一会儿放大,一会儿缩小似的。

西索笑眯眯看着伊路米的背影,他在幽暗的灯光中,毫无声息,一言不发地埋头走着,长长的黑发在他身后飘扬,显得身姿格外飘忽。

西索忽然戏谑开口。“伊路米,你这背影看着可真像个女人。”

伊路米脚步微顿,片刻,仿佛没听到般继续往前,只是走地速度更快了。

西索也不在意,嘴角翘得高高地慢悠悠跟在后面。

下了楼,转向左边走廊后又走了几步,伊路米推开了一扇大门,这扇门,西索之前下来洗澡时路过过,不过,他记得那时这扇门可是被厚重的锁链给层层缠绕锁着,此时,却是不见了。

西索也只当没看见这个异常,跟着伊路米走进了后院。

伊路米这时忽然猛地又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没入了漆黑的夜色里,看不见身影了。

西索也没追或是呼喊的打算,而是看向了前方那些模糊不清大批长方柱般的物体。

他保持着该有的谨慎,周身念力厚实缠绕,一路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西索才看清,这长方柱般的物体,居然是一个个墓碑,密密麻麻插满了整个后院,在黯淡夜色的照耀下,墓碑上的照片居然散发着幽幽的光晕,让每个亡者的脸庞都清晰可辨。

“墓地啊,真是毫无悬念的吓人套路。”西索挑了挑眉,有种不过如此的无趣之感。

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了那些照片,每个亡者的表情都很生动,仿佛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活在照片里似的,而且各个表情都很不安详,带着怨毒,带着憎恨,带着不甘,一双双眼睛都直勾勾望着西索。

这倒是有点样子了,西索感兴趣之下,主动拉了一把仇恨,嘲笑道。

“除非你们有本事跳出来,不然,看了也只是白看哦~”

他说完,正打算离开,突然,眼角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眼熟的东西,西索立刻眼神锐利地望了过去。

在墓碑群的最后边,有三个墓碑矗立在那里,和其他墓碑比起来,显得成色很新,像是才立没多久,上面的照片·········

西索眯起了眼,难怪感觉眼熟,还真是熟人呢。

第一个墓碑上的照片是才死没多久的伊莲娜,她也和其他墓碑上的照片一样,带着满面的怨毒,不甘地望着他。

第二个,却是扎伊特,不过,和其他照片不一样,他是全身照,还似乎是躺着的,面色发青,眼带惊恐地手脚蜷缩朝上仿佛在用力拍打、呼喊着什么。

第三个墓碑上的照片,是山哈德亚,他也是全身照,只不过他仿佛刚在泥浆里打了个滚似的,整个都成了一个泥猴,脸上带着凝重,猫着腰走在一个逼仄低矮的石道里。

“嗯?”

西索直觉感到了扎伊特和山哈德亚两张照片的不对劲,不过没等他细思,前方地面上,忽然投射出了一道巨大的黑色人形剪影。

剪影长发飞舞,如美杜莎头上的蛇一般扭曲张扬,纤细的身姿微微扭曲摇曳,仿佛正一步步逼近他而来。

西索嘴角顿时弯了起来,哼笑道。

“这可一点都不伊路米了啊,他再怎么瘦,也是个男人,你这完全是个女人身姿吧,是因为没必要再装了吗?”

西索回头同时,扑克已经如流星雨般飞了出去,同时,伸缩自如地爱射出,就勾向了后院的墙,弹性拉力扯动之下,西索整个人如同炮弹般向后飞去。

可这时,黑发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将西索整个人都没了进去。

西索本不以为意,可在他用扑克切断所有黑发后,却发觉自己居然莫名奇妙就换了个地方。

他变成了躺着的状态,入目所及一片漆黑,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般的黑,西索夜视力不错也什么都看不见。

身前身后都异常狭窄,西索伸手上下摸索着,通过脚测量着,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长2米,宽一米,高八十厘米的长方形状盒子。

而且,更糟糕地是,这地方毫无一丝空气,黑暗,狭窄,所以,他现在这是被困在棺材里了?西索霎时领悟过来,也突然想起了扎伊特的那张奇怪的照片。

如果他是和自己一样,也是被困在了狭小的棺材里,那倒是可以解释那奇怪的姿势了。

西索想着,动作却没耽搁,双腿注入念力,一脚向上踹去,可不知道是棺材很厚,还是有未知的力量在阻挠,结果,这一踹之下,除了感觉棺盖有摇晃松动之外,居然没立刻打开。

西索一挑眉,顿时认真了少许,这次,不止是脚,他双手也注入了念力,向上轰去。

轰轰地撞击声不断,搅地棺材跟着大力晃动起来,西索却是不管不顾,只是蛮横地大肆破坏着。

终于,棺盖咔嚓一声,出现了断裂之声,可露出的却不是新鲜空气,而是大量簌簌落下的泥土,带着湿气,异常黏腻厚重,覆盖在身体上、脸上,重而湿,带来了新一轮的窒息。

西索顿时明白了山哈德亚那一身泥是怎么来的了,他伸出手,在感觉到棺材板上的洞后,单手抓着这洞,再次双脚用力一蹬,然后,这次,棺材板终于被他给掀飞了。

西索灰头土脸浑身泥浆地从棺材里爬出来,又从泥土里爬出来,四处一看,一个土包将棺材牢牢包围,土包外,却是一个低矮的石室。

西索猫着腰走出了石室,发现外面是四通八达幽深的甬道,能看见的地方,周围似乎还有其他石室。

所以,这里是建了个地宫,将所有的墓碑都连接在了一起吗?

地宫里有极其稀薄的空气,虽然普通人待久了依旧会缺氧,但总比刚才一点氧气都没有强多了,靠西索的肺活量,至少可以不用担心自己会窒息而死了。

西索目光梭巡了片刻,还是不打算和山哈德亚一样在这种可能如同地下迷宫的地宫里找路,他一拳头照旧轰在了头顶的石板上。

石板震动,最后却纹丝不动,西索不信邪,一拳拳不停轰出,沉闷地咚咚声震颤大地。

金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立刻感觉到了膀胱在向他抗议,金也不是三岁小孩,更不是胆小鬼,既然想去厕所,那就去吧,断然没有因为害怕未知的恐怖而憋尿到天亮这个选项的。

他出了门,直接转左进了隔壁的厕所,这时,定时抽水声正好响起,轰隆隆地听着异常嘈杂,金随意瞟了一眼整间厕所,除了最里面一间大门虚掩着,也不知是有人还是没人,其他地方都一览无遗。

金站在小解池前,顺利解决完,刚提好裤子,就听见了一个幽幽、怯生生的女人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好,可以借张纸吗?”

“谁?”

金猛然回头,犀利的眼神扫视周围,最后目光落在了那依旧半掩映的厕间门口,沉声道。

“这里是男厕,女人不在女厕,在男厕借纸是不是古怪了点?”

可那幽幽的女声不为所动,依旧怯生生地问着。“你好,可以借张纸吗?”

金眉头紧蹙,不再开口,只是一边警惕观望四周,一边向着厕所门口退去,可是走了好几十步,他都没退出厕所门口,进入走廊,他迅速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觉厕所大门居然不见了,后面只剩下一堵墙立在那里。

金立刻意识到这是又陷入鬼打墙了,他干脆站定,不再做无用功试图脱离这里,而是迎难而上,直接朝着那依旧虚掩的厕间门口而去。

那幽幽的借纸声依旧不绝于耳,仿佛在耳边响起,又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但总之,就是不像是从那虚掩的隔间传来的。

金站定在门前,一脚大力踹开了门,门向里砰地一声撞在了墙上,却并没有金想象中的撞到其他东西。

他定睛往里看去,厕间里并没有人,大门半搭在墙上,金微微皱眉,往后看去,厕所大门依旧看不见。

这时,那幽幽的女声再次响起。“你好,能借我张纸吗?”

金想了想,一边回答,一边踏上了台阶,微微倾身,低头朝着排泄池里看去。

“我也没带纸,帮不了你。”

狭窄的长条状排泄池里,塞着一个四肢蜷缩的女鬼,身上布满了污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自己塞进这么小的地方里去的,她仰着头,嘴角裂开,绿油油的眼珠死死盯着金,怪笑了起来。

“你有的·······你可以帮我·······用你的身体来擦我吧········”

女鬼猛然扑了出来,金顿时受不了地往后疾退,这是一个有味道的鬼,金真的佩服她的勇气,连死都选了一个正常人绝对做不到的死法。

对着那一身屎尿交加的女鬼,金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投鼠忌器,什么叫缩手缩脚,他只能和女鬼一边玩起了捉迷藏,一边试图打破墙壁逃生。

这时,定时抽水声再次响起,可这次,响声结束后,蓄水桶里却依旧仿佛水流不断翻涌着,接着,下一刻,天花板,还有周围的墙壁忽然出现了龟裂的痕迹,然后,蓄水桶也猛然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

金吃惊地看去,下一刻,蓄水桶彻底破裂了,汹涌的水冲了下来,在桶里的水全部流光后,后面的管道里依旧有无穷的水流下,瞬间将这个厕所淹成了一片泽国,接着,墙壁和天花板也跟着垮塌了下来,外面,是熊熊燃烧的冲天火焰。

大量的水流和熊熊燃烧的大火,本该互相抵消,毕竟水火不相容,可厕所里的水太多,而外面的火太旺,一时间,居然双方处在了一个诡异的相持状态中,火进不来,水流出去没熄灭多少火,却被大火煮地迅速升温起来。

大量蒸汽开始散发,形成了滚烫的水蒸气,水蒸气如雾一般笼罩了整个厕所,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让人不辨东西,找不到出口。

人站在其间,就如同被放在了一个蒸锅上在被活活蒸熟。

幽幽的女声哭了起来,凄厉、无助、彷徨又绝望。

金叹了一口气,忽然对这女鬼有些同情了,这真的死的太惨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在这样的绝境下,她只能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跑,而在发觉找不到出口后,求生本能下,自然会朝最凉快的地方躲,想着能活一刻是一刻,那么,整个厕所的最低处——排泄池似乎就是个不得已的选择了,这里的水也必然是最后被加热的。

但估计是死的太屈辱了,所以,这执念就变成了想把自己擦干净吗?

金看着再次朝自己扑来的女鬼,只能对她说声抱歉了,同情归同情,但用自己的身体去擦她脏臭的身体,他可做不到。

既然大火已经烧开了一条路,那他也该走了。

金冲入了火海,大火炙热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冰冷意味,可很快,一股更加炙热的火焰忽然出现在了火海中。

因着这火焰出现,本来到处燃烧的熊熊火焰陡然变成了幽森的绿火,两股火焰相撞,让招待所的一切都在灰飞烟灭中。

“飞坦的rising sun?”金一愣之后,立刻朝着红色火焰方向跑去。

最后,绿色鬼火消失,红色的火焰也消失了,原地,只剩下一栋黑漆漆全部被烧成了焦炭的废墟。

金看见了飞坦,侠客,库洛洛还有伊路米,几人身上都有火焰灼烧留下的伤痕。

金跑了过去,看了一圈,问道。

“就你们几个?怎么没看见西索和帕里斯通他们?这点事,不可能死了吧?”

库洛洛几人也是才逃生出来,还没来得及四处查看,此时被问,自然是不知道,

就在这时,废墟后面,忽然发出了一身震天的声响,几人闻声看去,只见地面泥土冲天而去,一双手也跟着从土里伸出。

金一惊,然后,双脚一点,立刻冲了过去,三两下帮着把土刨开,然后,就看见西索颇为狼狈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金吃惊道。“西索,你怎么是从土里出来的?”

西索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托大了,差点玩大发了,他再次走回墓碑群前,看向扎伊特和山哈德亚的墓碑,结果发觉,扎伊特的照片变了,变成了和其他人一样的半身像,带着不甘怨恨地望着他,而山哈德亚的墓碑却消失了。

“咦?这不是跟着帕里斯通的人?他的照片怎么在这里?”金诧异道。

“死了,所以在这里了。”西索漫不经心道。

“死了?怎么死的?”金顿时吃惊。

“就死在这下面,应该是没挣脱出来吧?”西索了无意趣地说。

“下面?”金面色古怪地看了看那个有着扎伊特照片的墓碑,二话不说,就开始徒手刨坑。

泥土被不断挖开,挖到下面,却是一方硬硬的石板,库洛洛走了过来,看向西索道。

“下面有什么?能将你困住,不是普通的棺材和泥土吧?”

西索拍了拍头上和脸上的泥土,哼了一声。

“这下面有个地宫,所有人的墓室都是连在一起的。”

“地宫?”侠客好奇地凑了过来,“这么讲究的吗?还弄了个地宫?不过,搞成集体墓葬就有些奇怪了吧?这算什么特殊的风俗吗?”

西索摊手。

“谁知道,不过,这地宫倒是结实的很,我费了很多功夫还是砸不开这层石板,都以为不行了,可突然之间,又能砸开了。”

库洛洛从刚才西索破土而出的地方站起,望了眼天边渐渐显露的鱼肚白,冷静分析道。

“是因为天亮了吧,所以,力量减弱了,不过,你刚才砸出来的洞已经又消失了。”

“真的,洞还真的没了。”侠客低头看了看,瞪大了眼睛说。

金朝着石板轰去,瞬间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可是,地下却既没有棺材,也没有地宫,金皱眉。

“是因为天亮了吗?地宫也跟着消失了?”

众人猜测不出个所以然,也不打算继续猜测,还是打算先离开这里,去蚊灯中学。

只是,金却有些耿耿于怀。“帕里斯通去哪了?”

他虽然不待见帕里斯通,却真的不相信他会死在这种地方。

西索随口道。

“要是没死,那就可能是沿着地宫的路走了呢?之前我下地前,还能看见山哈德亚的墓碑,现在却不见了,多半是脱离险境,所以墓碑消失了,帕里斯通如果也是这样,那这里找不到踪迹就很正常了。”

“嗯,算了,不管他了。”

金也放下了,帕里斯通要是死了,他想再多也已经无济于事,要是没死,那更不值得为他操心了。

※※※※※※※※※※※※※※※※※※※※

库洛洛几个的前期简单关卡算刷好了,下一章就能和赛璐璐见面刷最后的大关卡了,明天还会再更新一章的感谢在2020-07-26 21:27:52~2020-08-01 21:0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男神都是中二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丹青添锦、yan、男神都是中二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男神都是中二病 2个;素素、叶飞飘零、陌上水袖、小蘑菇头、维拉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淼淼 55瓶;雪花、晏离 50瓶;是小可爱鸭、蓝橙 30瓶;桃夭浅熙 18瓶;终于开新文了、男神都是中二病、梦泼泼=Sarry°、40666982 10瓶;只看BG文 9瓶;七岁天才云裳 4瓶;幽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最新章节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全文阅读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txt下载 - 花命罗的全部小说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听书包

猜你喜欢: 天下男修皆炉鼎玉玺记苏悦的修仙之旅我家太子妃超凶的[综]剽窃者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逆徒功德簿战七国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秦歌一曲神医弃女庶女魔妃狂妻秦姝的东宫生活魔教卧底每天都在露馅穿成男配去修仙秀爷修真中还珠之太后金安冥界美人手札仙灵图谱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龙王大人是我夫修仙之仙魔体
完本推荐: 首辅养成手册全文阅读近身狂医全文阅读霸爱惹火小蛮妻全文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重生动漫之父全文阅读仙侠奇缘之花千骨全文阅读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仙家悠闲生活全文阅读病少枭宠纨绔军妻全文阅读逆乱青春伤不起全文阅读网游之我是终极大BOSS全文阅读三国之无限召唤全文阅读从岛主到国王全文阅读错嫁惊婚:总裁请克制全文阅读霸道老公,抱一抱全文阅读封神大天王全文阅读鬼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机甲步兵灵案缉凶数风流人物御鬼者传奇造化神宫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孙悟空大闹异界仙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异界骷髅兵武炼巅峰科技传播系统小小凡人修仙传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腹黑王爷的呆萌妃最强重生系统我在明朝当国公超脑太监神话原生种龙血战神带着星际闯美幻云隐诀傲世倾狂农民医生武御群雄极品全能学生超级兵王九星霸体诀叩天门无垠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最新章节手机版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全文阅读手机版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txt下载手机版 - 花命罗的全部小说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