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第194章 阎魔小月,美男横刀

第194章 阎魔小月,美男横刀

卫悲出身阎魔宗,算是混天道的一个旁支,他在阎魔宗也算是天才之辈,又颇得师父宠爱,所以得了几分真传。

他修炼师传魔门秘术的时候,偶然阐发奇想,居然给他传出了一门小法术,可以召唤魔头降临,化生魔罗睺,并且简单从操纵。

这门法术,给他名为——操魔大法!

卫悲凭此手段,纵横宗门无敌,就此志得意满,以为自己就是魔门第一天才,还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小魔帅!

意为,他能够统帅万千魔罗睺,乃是魔中统帅!

只是这门小法术,并不是十成十的好用,往往残害十多人,也只有一头魔罗睺,孕育的魔罗睺,还不都是肯听话。

这一次他跑出来,参与围攻吕公山,先后害了有上千人,一共就造出一百多头魔罗睺,跑了一部分,又因为跟人争斗,死了一些,身边只剩下五六十头。

就算如此,小魔帅卫悲,也觉得自己并无对手,尤其是这么一个荒败的寺庙,必然任意自己妄为。

王崇刚才不过是为了救人,此时哪里还有顾忌?

他根本没想过,再跟这个黑衣少年比拼功力,随手牵引,一道星光璀璨,就甩落下来!

卫悲刚才见到,王崇用这道星光杀了两头魔罗睺,急忙一催阎魔宗的阎魔大法,就想要迎接一击。

他哪里知道,王崇使用的仙家飞剑?

卫悲出身的阎魔宗,比天心观虽然强些,但也轮不到他一个新进弟子,掌握一口飞剑。他自己没有飞剑,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功力还不如自己的小和尚,手里能够有什么飞剑。

所以……

就吃了大亏。

星斗离烟剑虽然不是各派最绝顶的几口飞剑,好歹也是杨道人所炼,令苏尔年轻时候的护身飞剑,炼形一次,炼质三次,锋锐无双。

卫悲的拳风和星光略一接触,他整条臂膀都被粉碎,饶是这位魔门弟子反应也算绝快,身子一晃,化为烟尘,让王崇必杀的一剑落了空,仍旧受创不浅。

王崇也颇惊讶,但却没有丝毫迟疑,星斗离烟剑剑光兜转,顿时就有七八头魔罗睺被斩。

他曾经遭遇过一次,这种魔物,当时他还想试试身手,故而以十二兽形诀对敌。

此时王崇哪里有那般闲情逸致?

当然用最犀利的手段,干脆利落的杀了这些魔物了事。

卫悲用阎魔宗秘传的木石潜行术,躲开了王崇必杀的一剑,遁逃出去数十丈远,只是这会儿功夫,他手下的魔罗睺,一剑被斩杀殆尽,不由得心疼无比,暗叫道:“这小贼秃好生厉害。他居然有飞剑,我不是对手,要赶紧逃命。”

王崇忙着斩杀魔罗睺,这些魔物若是不杀的赶紧,逃出去一头,都是一场大麻烦,故而没来记得追踪卫悲。

卫悲一路逃出了径山寺,施展木石潜行术,一口气逃出了数十里,瞧得没人追上来,刚刚收了法术,喘息得几口气,就听得有人讶异一声,叫道:“居然跟我一般,缺了臂膀!”

卫悲大怒,叫道:“哪里来的残废,敢消遣你家小魔帅?”

一个英俊绝伦,举止又复优雅无比的年轻男子,从一株大树下转过来,一支衣袖空空荡荡,居然也缺了一条胳膊。

饶是卫悲心头愤怒,见到这个年轻男子,也忍不住生出“这厮长的真好看”,这等不伦不类的念头。

年轻男子见他一脸惊讶的模样,浅浅一笑,如春风扑面,居然让卫悲生出:“自己想要倾尽全力,维护此人安全的念头!”

年轻男子正是潘玉,他被王崇随手一剑,斩了一条胳膊,就独自逃走,遇到卫悲,只是一个意外!

作为魔门的销魂子,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要极致完美,他缺了一条胳膊,已经成了残废,就算回归本门,也要被长老们杀死,所以潘玉也不敢再跟黄袍怪等大妖一起行动,更不敢回师门去。

潘玉见卫悲脸上厉容转为柔和,心头微微叹息,暗暗忖道:“若不是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王八蛋,斩我一条臂膀,潘某人哪里会落得如此下场?”

作为魔门销魂子,他的功力也并不甚高,只是跟卫悲相若,都是天罡境巅峰,只是两人所修法门,大相径庭。

潘玉巧逢卫悲的时候,王崇早就扫荡了径山寺内的魔罗睺,还把魔罗睺所化黑水一股脑的收了,追下了山来。

没有观真等人,王崇自然不会再隐瞒实力,此时正用无形剑,隐遁在两人的上方。

若是按照他的心思,一剑杀了这两个残废,一了百了。

演天珠却放出了一道凉意:“潘玉出身小月宗!他师父想要图谋吞海玄宗的道法,隐瞒了宗门,私自培养了六个弟子……”

王崇忍不住反问道:“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潘玉的师父,算计不过天命,修炼的时候,被天魔所染,道行尽丧。小月宗宗主亲自用魔火,炼化了这倒霉鬼,他的六个徒儿,就成了孤魂野鬼。你若能擒下潘玉,逼问出阴阳造化之术和小月宗的功法,就能冒充了此人。”

王崇正想问一句:“我冒充小月宗弟子干嘛?还是私传弟子,宗门都未必承认。”

演天珠就连续送出了数道凉意:“……成为吞海玄宗女修,邀月夫人的小情郎!”

王崇一时无言,不晓得该如何对答。

“邀月夫人是姚莲舟的未婚妻子!如果不是这么乱七八糟,潘玉在数日前……就能跟姚莲舟结识。借姚莲舟的关系,搭上邀月夫人,最终横刀夺爱。”

王崇驳斥道:“我并无如此闲心!”

王崇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也做不出来这种不要脸的事儿,姚莲舟跟他无冤无仇,好生生的去夺了人家未婚妻作甚?

演天珠还不肯死心,又复送出一道凉意:“你若是能夺了潘玉的身份,就能躲避未来的一场大难。反正这两人或擒或杀,不过一念,你逼问几句功法又费什么事儿了?”

王崇只觉得这话,好生有道理!

当下换了七星云蜃妖身,施展出来蜃楼术,把正在“同病相怜”的两人一起罩住。

潘玉和卫悲,两人忽然间神志模糊,看对方甚是熟悉,甚至莫名的多了一个“对方乃是自己同门多年师兄弟”的念头,相视一笑,携手而坐。

王崇也是起一次使用七星云蜃妖身的天赋妖术,心头抱着“反正随便一试”的念头,倒也无所谓成败。

潘玉和卫悲,受伤之后,道心挫退,被蜃楼术迷惑,居然不克自制,眼光迷迷,都以为回到了在师门,得师父传授法术的场景。

两人也不管,眼前坐的师父,肥胖白嫩,是个七八岁的童子,看起来多么的不着调,都把自己心头疑问,尽数说出,希望师父解答。

王崇哪里懂得阎魔宗和小月宗的功法?

他胡言乱语一阵,循循善诱,连续施展幻术。

也不知怎么,两人心头一阵迷糊,最后就变成了,他们接过师父递来的笔墨,开始奋笔疾书,把平生所学的魔门秘法,一一写出。

潘玉把小月宗的阴阳造化术和击月剑法,卫悲把阎魔宗的阎魔大法,以及自己独创的操魔大法,各自书写明白,交给了“老师”,还满心欢喜,等老师夸奖。

王崇收了两人写的魔门秘法,在两人满是憧憬的眼神里,把这两位魔门弟子一剑斩首,两个脑袋滚落地下,还都露出幸福的微笑。

潘玉和卫悲出身的门派,都不是什么魔门正宗,比天心观好些,也没好多少,故而身上颇穷,居然什么有价值事物也没有。

王崇略作搜身,一无所获,心头也颇气,收了七星云蜃妖身,弄来一些干树枝儿,补了一记火蛟炼空掌,一把火将两具尸身烧个干干净净。

王崇正忖道:“自己这事儿,做的手尾干净,并无差错!”

就听得天空上,有剑遁破空之音,一道光华掠过,在头顶上略略盘旋,就降落了下来。

一个面皮白净,颇有几分出尘之姿的男子,有意无意瞧了火堆一眼,拱了拱手,叫道:“小师父,可见到一个黑衣少年,带了一群大狗路过?”

王崇答道:“若你说的是魔门卫悲,还有他手下的魔罗睺,就不必找了,都已经被我杀死!”

男子眼眸异彩涟涟,盯着地上两个被烧成飞灰的人形,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不旋踵就微微一笑,说道:“果然是如此!”

王崇拱了拱手,正要回去寺庙,这个男子却拦住了他,说道:“某家吞海玄宗姚莲舟,见得小师父除魔卫道,杀了魔门两个凶徒,甚想结交一番!”

王崇愣了一下,暗暗问了一句演天珠:“你说我冒充潘玉,可以躲过一劫。我都与姚莲舟照面了,还如何冒充这厮?”

演天珠沉寂片刻,送出一道凉意:“等我捋捋!”

王崇也是无奈,拱手一礼,答道:“小僧在径山寺出家,法号观羽!若是姚施主不弃,可来小寺坐坐,就在山上不远。”

姚莲舟露出欣喜之色,跟着王崇一路上山,言语中却颇多旁敲侧击,想要知道他如何杀了卫悲和潘玉。

姚莲舟也是吞海玄宗有数的天才,刚才他用吞海玄宗的先天玄指演命术,掐算了一番,虽然限于功力,并不能算出细节,但却也知道王崇说的不差。

死的两个人都是魔门中人,也确实都死在王崇手底下,其中一个就是小魔帅卫悲。

只是姚莲舟实在想不通,王崇不过才胎元境,如何就能杀了小魔帅卫悲?

他也是名门正派弟子,知道有魔门弟子肆意害人,追踪了数日,想要斩妖除魔。

没想到,才寻到了小魔帅卫悲的踪迹,此人居然就被杀了,心底也是有些不服气。

王崇对姚莲舟的旁敲侧击,只做不知,敷衍两句,只想把这个倒霉鬼送走。

演天珠这会却来了精神,一道接一道的凉意送了出来:“你先跟姚莲舟结识,交成朋友,接下来该如何做,不用我教你也该会了。”

王崇忿然反驳道:“我乃正人君子……”

演天珠回的更快:“你一个魔门弟子,正人个鬼,君子个灯笼。”

王崇想了一想,回得一句:“魔亦有道!”

演天珠回了一句:“呵呵!”

王崇被这枚珠子冷嘲热讽,也觉头大,他只想要好生修炼,待得有些本事,就做个逍遥的散修,哪里想去勾搭什么吞海玄宗的美貌女修?

尤其是姚莲舟就在身边,问东问西,想着那位邀月夫人,就是他未婚妻,心底极不得劲。

姚莲舟盘问几句,也没得到什么答案,忽然抬头,见到荒败的径山寺,不由得哑然失笑,叫道:“小师父,这是住在荒庙里头吗?”

王崇双掌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答道:“小僧跟师兄观真,正筹集八方善款,准备重修径山寺。此时寺中,房屋破敝,但也足以容身,出家人,又何须计较这些!”

姚莲舟也颇钦佩,他还了一礼,说道:“是姚某口误了,小师父和贵师兄,有如此宏愿,真是难得。”

姚莲舟跨入寺庙,就眉头一皱,王崇知道,他必然是感应到了寺庙里的妖气。

他使用巨鲸妖身,能够化去身上的妖气,转为道门真气,旁人就不大看的出来。

但他手下那些随便抓来的妖怪,哪里有这等本事?

姚莲舟又是吞海玄宗的真传弟子,对妖气分外敏感,他远在寺门之外,就有所感应,只是那时候,还以为是小魔帅召唤的魔罗睺身上的气息。

此时已经踏入了寺庙,自然知道,这些气息,都是来自活生生的妖怪,并不是死去的魔物。

王崇又复合十,解释了一句:“山居难免遇到些妖怪。小僧秉承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好都诛杀了,就让它们在寺里学些佛法,化解戾气。”

姚莲舟这才释然,笑道:“小师父果然悲天悯人,只是这些妖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还是要多加管束才对。”

王崇倒是老老实实的回道:“已经让它们都改了吃素,平日里,也教他们做些苦力,打磨性子。”

姚莲舟微微一笑,他并不赞同王崇的做法,按照他想来,什么妖怪,何须教导?直接杀了就是。

姚莲舟并不认为,妖怪无法教化,只是在他看来,天下万千群妖,哪里教化的过来?与其浪费那多功夫,去教化妖怪,何不多教化人族孩童?

更何况,教化好的妖怪,也不是人族,它们学了道法,就要传授同族,数代之后,便生异心!

此所谓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传授妖族道法,就等若把屠杀人族的利刃交给妖怪!

姚莲舟的想法,乃是道宗魔门对妖族的正统观念,也不是他一人独享。

数百年前,东土的道家魔门修士,也不乏驯化妖怪,收入门下的例子,但因为西方出了两位妖圣,这种事儿渐成禁忌。

当时西方有大贤,认为天地之道,顺其自然,人妖不该分了彼此,虽然知道这两头大妖出生就性子凶戾,却还是收入门下,传授道法,加以教化。

却怎料这两头大妖天赋异禀,数百年苦修,道法就超出老师之上。

开始二妖圣还颇尊师重道,但随着道法日益高深,就渐渐觉得老师的人妖和睦的道理,太过迂腐,屡次跟师父争论道理,终有一日,言语相撞,动手斗法。

二妖圣道行法力远在老师之上,这位西方大贤被两个徒儿生擒之后,还欲教训,五彩孔雀性子急躁,一口就吞吃了老师。

自此之后,西方诸国就沦为二妖圣的道场,群妖乱舞,以豢养人族为美食。

王崇自然不知道,这些修行界的秘辛。

他把姚莲舟请入了自己的禅房,自然有小狐狸前来奉茶,姚莲舟瞧了小狐狸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师父!寺庙里养狐狸,可是清规戒律?”

王崇脸上也颇羞涩,他倒是真没想过,小狐狸这件事儿,毕竟胡苏儿在身边呆的久了,已经成了习惯。

就连观真和尚,也没有多做置喙,王崇还真就忽略了此节。

他一个和尚,在寺庙里养一头温香可亲的小狐狸,还真不是个事儿。

王崇想了一回儿,答道:“这是早年跟我的一头小宠,若非道兄提点,我还真忽略了此事。我回头就把她打发出去,寻个地方安置。”

姚莲舟见王崇答应的爽快,忍不住笑道:“小师父可是半路出家?”

王崇也不隐瞒,答道:“确实出家也没几日,许多规矩,都还改不过来,须得观真师兄时时提醒。”

说话间,观真和尚,就从容过来和姚莲舟见礼。

他虽然不是径山寺主持,可也是“二当家”,来了客人,总不好装作不见

姚莲舟亦还了一礼,他见观真是个有道高僧模样,渐渐去了几分猜忌。

王崇身上甚多疑点,只是姚莲舟出身正道,又知道此人杀了魔门中人,并不好用强,探出王崇底细。

姚莲舟暗暗忖道:“此番搜捕吕公山,乱的一塌糊涂,不但有魔门弟子肆意杀人,还有西方二圣的手下,试图聚拢群妖,这个观羽小和尚的事儿,我还是不要多插手了。”

喜欢一剑斩破九重天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一剑斩破九重天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 - 一剑斩破九重天全文阅读 - 一剑斩破九重天txt下载 - 流浪的蛤蟆的全部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听书包

猜你喜欢: 九界仙尊人神灵鼎仙界赢家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邪皇无悔大圣传混沌雷修修真高手在校园金丹九品鸿蒙炼神道斗战狂潮觅仙仙墓中走出的强者全能修真者仙域科技霸主天才剑仙万鬼之祖仙鸿路锻仙狂徒修神仙遁逍遥医道在神话传说中修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偷天
完本推荐: 神鬼剑士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剩女大婚,首席总裁的宠儿全文阅读问镜全文阅读全能法神全文阅读异世之逍遥修神全文阅读首辅养成手册全文阅读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全文阅读凌天传说全文阅读我的庄园全文阅读婚宠之枭妻霸爱全文阅读权柄全文阅读末世御灵师全文阅读无敌升级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帝御山河全文阅读末世虫潮全文阅读九棺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星期五有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不是学神召唤梦魇尚书大人易折腰清妾都市之玩世高手黎明之剑都市超级医圣三界红包群道门法则大医凌然剑从天上来逆天透视眼超越狂暴升级网游之锦衣卫无耻术士齐欢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南天封仙腐烂国度之活下去从1983开始战场合同工魔门败类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我在明朝当国公神武战王偷香高手重生之最好时代修真四万年明朝败家子医妃惊世

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剑斩破九重天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剑斩破九重天txt下载手机版 - 流浪的蛤蟆的全部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