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承包大明 >> 第66章 反响有些大

第66章 反响有些大

“找我谈买卖的?”

寇涴纱诧异的看着花花姐。

“当然是来找你的。”

花花姐咯咯笑道:“我可不会在这时辰来找你夫君的。”

寇涴纱不禁又看向后面进来的郭淡。

郭淡欲哭无泪道:“夫人看我作甚,我对此是毫不知情。”心想,这妇人还真不愧是青楼出身,特么说个买卖,都给弄得有奸情似得,我也是醉了。

反应过来的寇涴纱忙伸手示意道:“哦,花花姐请坐。”

待花花姐坐下之后,寇涴纱问道:“不知花花姐有什么需要我们牙行效劳的。”

花花姐将身子往前一凑,眨着眼道:“是这样的,我听说徐小伯爷的画室与你们牙行签订了一份长期雇佣契约,不知是否?”

寇涴纱稍稍点头道:“是有此事。”

花花姐激动道:“我这回来就是想与你们合作,让小伯爷的画室帮我春满的歌妓画几幅画。”

听到这里,郭淡是恍然大悟,心想,看来春满楼生意越来越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八婆的商业嗅觉还是非常敏锐的,算了,她也是职业习惯,就不跟她一般计较。

“画几幅画?”

寇涴纱倒是有些不太理解。

花花姐激动的手舞足蹈道:“然后再举办一次画展,专门展示我们春满楼歌妓的画,就是这么简单。”

寇涴纱稍一沉吟,又瞟了眼郭淡,然后才问道:“花花姐是想借画展,来提升你们歌妓的名气?”

花花姐咯咯直笑,道:“妹子真不愧是我京城的大才女,这么快就明白过来。咯咯......。”

昨日画展究竟发生了什么?寇涴纱没有料到会来这么一笔买卖,以前也从未有人这么干过,这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道:“这事我还得去问一声小伯爷,毕竟画画方面,可不是我们牙行在负责。”

“这样呀!”

花花姐略显有些失望,道:“行,那就这样,不过你得记着,我可是第一个来的。”

言下之意,万一有别的青楼来找你,你可得先来后到。

寇涴纱微笑的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

花花姐站起身来,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冲着郭淡笑道:“郭公子,记得......。”

话说一半,她赶紧闭嘴,又心虚的瞟了眼寇涴纱,然后讪讪离开。

忍住,忍住,这不过是她的职业习惯,职业不分贵贱,我要尊重,我要尊重。郭淡赶紧深呼吸几口气,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

“夫君,昨日画展究竟发生了什么?”寇涴纱向郭淡问道。

似乎对于郭淡上青楼,倒不是很在意,其实郭淡每回去春满楼,她都也知晓,因为郭淡每次都是喝得酩酊大醉而归,但她从来没有给过郭淡一丁点脸色看,她可没有资格去在意这些,故此她也从来不过问,其实寇守信都不好意思在这事上面训斥郭淡。

“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就是那些嘉宾都非常喜欢那些画中的女人,我不是跟夫人你说过么。”郭淡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他觉得不需要告诉寇涴纱,若这也想不到,那真该打屁股了。

一旁的寇义小声提醒道:“大小姐,如今咱们牙行的生意可不是很好,这可不能放过呀。”

寇涴纱点点头,又向郭淡道:“夫君,劳烦你去问小伯爷一声。”

正当这时,一个学徒在门外禀报道:“大小姐,百花楼的飘儿姐求见。”

“百花楼?”

寇涴纱不自觉的又看向郭淡。

郭淡忙道:“这我真没有去过。”

片刻后,只见一个徐娘半老的妇人走进来,“呀!郭公子也在啊!你可是许久没来我百花楼玩了。”

“......。”

郭淡生无可恋的看着她。

飘儿姐也没有再搭理他,因为郭淡在她的印象中,就是如今这样,呆呆的,愣愣的。

不用说,这飘儿姐来的目的与花花姐是一样的。

她刚走,那学徒又在门口道:“大小姐,城东弄潮楼翠儿姐求见。”

郭淡都已经懒得去想,直接用帕子盖住了脸。

寇涴纱瞟他一眼,紧紧地抿了抿唇。

“咦?郭公子也在,你可是许久.......。”

“你不是吧,我都已经蒙着脸了,你也看得出?”郭淡激动的跳起来。

翠儿姐掩唇咯咯笑道:“你以前经常来弄潮楼玩,我翠儿姐若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还开什么青楼呀!”

“......我去外面透口气。”

郭淡生无可恋从后门走了出去。

翠儿姐好奇道:“郭公子这是怎么呢?”

寇涴纱莞尔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坐在这里吧。”

翠儿姐眨了眨眼,这才想起,寇家千金乃是郭淡的妻子,顿时一脸尴尬,道:“抱歉,抱歉,其实郭公子也很少去我那里玩,他真的...真的很久没来了。”

那边郭淡出门就是一脚飞起,将门边上的竹篓给踢飞,心想,这郭淡原来是这么风流,京城的青楼都跑了个遍,我还真特么误会他了。

因为那些记忆本不是他的,很多都是促发性的,只有遇到人和事,他才能够想起来,可想而知,如今他脑子里满是那莺莺燕燕.....。

之前郭淡是郁郁不得志,因为他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而且寇涴纱虽然平时对他非常尊重,但是没有做到一个妻子对于丈夫的关心,是一点都没有,他去青楼其实不全也是为了身体需求,更多的他需要女人对他的赞美和崇拜,以及关心。

郭淡作为一个男人,当然也能够理解之前的郭淡,如今他既然变成了郭淡,这好的不好的,他都得接受,故此等到翠儿姐走了之后,郭淡又回到屋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老子就是去逛青楼了,你想怎样?

寇涴纱似乎真的没有在意,都没有提这事,妻子如此,也真不知该喜该忧。

“大小姐,城西绸缎在的秦员外来了。”

寇涴纱微微一愣,忙道:“快快有请。”

只见一个身材高瘦,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此人正是京城有名的绸缎商人,秦端。

寇涴纱欠身一礼,道:“晚辈见过秦叔叔。”

郭淡也赶忙起身拱手一礼。

“呵呵,你们无须多礼。”

“秦叔叔请坐。”

秦端坐下之后,道:“贤侄女,今儿叔叔登门造访,是有一事想托。”

寇涴纱问道:“不知秦叔叔有何事需要晚辈效劳的。”

秦端轻咳一声,道:“听闻小伯爷的画室与你们牙行签订了一份长期的雇佣契约,买卖上的事,都是你们牙行在帮忙。”

难道又是......。寇涴纱点点头道:“是有此事。”

“那就好。”秦端点点头,又道:“我来此是希望,将来那些画妓所穿的衣服,以及所需的画绢都由我们绸缎庄来提供,衣服我们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们,至于绢布的话,如果量少我们也可以免费,量多的话,价钱也是好商量的。”

他们来牙行,一般很少拐弯抹角,有事说事。

果然如此。寇涴纱真的没有任何准备,只能拿出方才那套说辞来应付,因为三剑客和牙行对此事,都没有过任何商量,也没有想到,之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她也不敢擅自决定。

秦端也是稍显失望的离开。

寇涴纱又再向郭淡问道:“夫君,昨日画展真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真得没有。”

郭淡直摇头道。

“大小姐,城南四宝店的张员外求见。”

这四宝店可是马市街最大的一家书具店。

寇义道:“大小姐,老张肯定也是为画展一事来的。”

寇涴纱又看向郭淡,都不用她问,郭淡便欲哭无泪道:“真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寇涴纱道:“夫君误会了,我是想说,为了避免夫君你来回跑,夫君还是晚点再去早小伯爷商谈此事。”

......

金玉楼。

“小杰,这边,这边。”

“杰弟,你可真是等苦了哥哥,待会可得罚你喝上一杯。”

......

关小杰一脸得意洋洋,瞅了他们一眼,道:“今儿是谁家有喜事么,还特地请我来吃饭。”

“要有喜事,自然也是小杰你啊!”

“我?”

关小杰道:“我有什么喜事?”

“你昨日参加了画展,这还不算喜事么。”

“来来来,快与哥哥说说,这画展好看么?”

“听说你们还得到一册画册,可有带来?”

“哈哈!”

关小杰哈哈一笑,指着他们道:“就知道你们是为此事而来。”说着,他手往边上一身,“拿来。”

“是。”

只见一个随从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精明的木盒上前来,打开来,粉红的卷轴,透着一股骚味。

大家立刻围聚过来。

“别乱碰,这可是宝贝,我可告诉你们,世上就只有一百册,多一册可都没有,而且也不可能再有。”关小杰那傲娇的小表情,让人有一种扁他的冲动。

......

柜台那边,周丰看着关小杰他们,向掌柜的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定是在讨论昨日小伯爷举办的画展,老爷有所不知,这都已经是第四波了,昨日去参加画展的人,今儿可真是出尽风头,这些公子哥可都是轮着请他们吃饭,咱们酒楼的生意都因此好了不少。”

“是吗?”

周丰好奇道:“这画展办得如此成功?”

那掌柜点点头,道:“如今看来,确实非常成功,而且,寇家这回可算是起死回生。”

周丰道:“此话怎讲?”

“因为先前小伯爷雇佣寇家牙行来负责画室买卖方面的事宜,如今画展取得如此成功,不少人想与画室合作,都跑去寇家牙行打听。”

周丰听罢,陷入沉思之中。

......

正午时分,徐梦晹从太仆寺出来,抬头看了眼天,呵呵笑道:“今儿天气倒是不错。”

挥着宽袖,慢悠悠的往皇城外走去。

“兴安伯请留步。”

忽听得一尖嗓子叫道。

徐梦晹偏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一个老太监手握拂尘行来,一张老脸虽然布满了皱纹,但气色还算不错,略有些驼背,身着一件红色蟒袍,在明朝能着蟒袍者,不是首辅大臣,那就是皇帝身边的大宦官,这蟒袍都是皇帝恩赐的,性质跟黄马褂有些类似。

而此人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诚,也可以说是太监中的扛把子。

“原来是张公公。”

徐梦晹连忙拱手一礼。

张诚拂尘一摆,回得一礼,又道:“恭喜,恭喜。”

徐梦晹微微一愣,问道:“不知这喜从何来?”

张诚道:“咱家听说令孙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画展,并且引起极大的反响,有此佳儿,自是可喜可贺之事啊!”

“画...画展?”

“难道兴安伯不知道么?”张诚好奇道。

“知...知道一些。”徐梦晹尴尬地点点头,又是苦笑道:“真是让张公公见笑了,那孽子成天胡闹,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由他去。”说到后面,他都有一种羞于见人的感觉。

“瞧您说得,这哪是什么胡闹。”张诚笑得几声,又道:“不瞒您说,我今儿还特地是为这事来找您的,不知兴安伯可否借那画展上的画,于我一观。”

徐梦晹当即一脸懵逼的看着张诚,你一个太监看春...那种画,这.....。

张诚见徐梦晹不言,又道:“兴安伯若有不便之处,那就罢了。”语气透着一丝不悦。

“不不不。”

徐梦晹如梦初醒,赶忙道:“公公说借可真是言重了,我回去之后,立刻命人将画送来,张公公若是喜欢,那就送于公公。”

为了几幅春宫画去得罪当朝第一太监,脑袋摔坏也干不出这种事来。

张诚又是脸色一变,笑道:“哎呦!那怎好意思。”

徐梦晹赶忙笑道:“哪里,哪里,那不过是孽子他们弄得几幅拙作而已,我本还不愿意他们弄这画展,怕他们丢人现眼,没曾想竟能够得到张公公的赏识,我这心里是高兴还来不及。”

这话倒也不仅是吹捧,明朝太监还真是多才多艺,这张诚管辖的仁智殿,那就是宫廷画师工作的地方,他鉴赏画得本事可也是一等一的,去牙行的话,绝逼是签长期契约的那种。

“那就多谢了。”张诚还真没有跟他客气。

“不谢,不谢。”

徐梦晹拱拱手,心里有些犯嘀咕,他应该不会对那些画感兴趣,难道是陛下?嗯,倒是有这个可能,自陛下亲政以来,一直都有命宦官去民间搜罗诗词、小说、字画,他应该是要来给陛下的。这荣儿的画展到底展示的是什么画?不到一天功夫,都已经传到皇宫来了。

PS:求推荐,求收藏。。。。。。

喜欢承包大明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承包大明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承包大明最新章节 - 承包大明全文阅读 - 承包大明txt下载 - 南希北庆的全部小说 - 承包大明 听书包

猜你喜欢: 明末工程师大唐万户侯三国之江山美人老胡同朱门风流重返大隋猛卒十国千娇抗战之超级兵锋唐砖混在三国当军阀大明最后一个太子贞观大闲人寒门枭士庆余年抗日之铁血兵王大明1617钢铁皇朝北宋闲王大明舰队锦衣王侯极品小郡王极品邪帝锦衣当权帝国之鹰醉枕江山
完本推荐: 群英三国全文阅读异世之王者无双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大腕崛起全文阅读怪厨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穿入中世纪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异世灵武天下全文阅读官路逍遥全文阅读地师全文阅读步步生莲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超神建模师全文阅读星河大帝全文阅读总裁大人,轻一点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重生田园地主婆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超能大明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弃兵都市剑说穹顶之上绿茵峥嵘黎明之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造化之王天神诀天才神医宠妃成神风暴天命凰谋我家爹娘超凶的周游武侠世界家有悍妻怎么破从仙侠世界归来永恒圣帝华娱之闪耀巨星极品透视保镖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秘宝之主万古之王娱乐帝国系统仙韵传血妖姬九天神龙诀威武不能娶剑从天上来盖世仙尊末世异形主宰

承包大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承包大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承包大明txt下载手机版 - 南希北庆的全部小说 - 承包大明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