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驱魔人 >> 第297章 赌神 养伤

第297章 赌神 养伤

阮瞻伤得很重。

万里当场就把他送到了医院去,说他是从高处失足摔伤的。他断了三根肋骨,还有轻微的内脏出血,虽然不用手术,但是要住院。

按理说,那两个恶煞的法力虽然很高,但也是打不过阮瞻的。阮瞻经历过太多的凶险,战胜过修炼百年的秀才、外国来的嗜血女巫、日本阴阳师和式神、使蛊的天才、一对三百年法力的妖童、司马南那样的人类高手,决不会折在她们的手里。

只是,她们带来的消息太过震撼,让阮瞻先乱了心神,然后又利用了父子天性让阮瞻的厉害的杀招全反噬到了自己的身上,不仅肉体受到了伤害,意识也一直不清醒,显然法术也伤害到了他的心智。

看着躺在床上的阮瞻,小夏非常害怕,怕他会伤重不治。她见过他受伤,事实上自从他介入灵异事件以来,哪一战不是竭尽全力?哪一战不是以弱胜强?哪一战不会挂彩?可是无论伤得多么重,就算在洪清镇中对决司马南时的惨胜,他仍然显得无比强悍,似乎天底下没有什么能把他打倒。可是现在,看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脸白如纸,唇无血色,像一座随时会融化的雪山一样。一个平日里最坚强的人表现出那么脆弱的模样,本身就会让人莫名其妙地产生一股心酸的情绪。何况这个人是小夏那么爱的,看着他,她的心疼得都滴出血来了!

守着他,她开始自责。如果她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或许他会很平安很舒服的生活着,不用面临那么多磨难与艰辛。是她把灾祸带给他的吧!就连这次也是一样,假如她不回来,那两个恶煞也不会来找她,那么她们就不会认出阮瞻是谁,更不会伤害到他!

小心的伏在床边,轻轻地搂着阮瞻的脖子,面颊贴着他冰冷的脸,小夏默默的哭泣,泪水也沾上了阮瞻的脸庞。能遇到他,是她的幸运,可对于他而言,或许她就是一个魔障啊!

“我不认为你这样对他的恢复有帮助。”万里一走进病房门,就看到小夏哭得肝肠寸断,安慰道,“他只是因为法术的反噬,封了感官上的部分功能,包大同不是说了吗?有他的正宗道术,不久就会让阿瞻恢复精神的。至于他的身体――就像你所爱的动画片里所言,他有狗一样的恢复力,尽管放心,他很快就会好。”

小夏本来只是不出声地哭,万里一安慰,她反而忍不住抽噎了起来。

“喂喂,好啦,别哭了。”万里拍拍小夏的头,“这样非常不吉利哦,好像他已经死了,你是他的未亡人似的。再说,他只是还不能醒过来,心里说不定很明白,你那么伤心,他也会难过的。”

“这都怪我!”

“奇怪了,为什么怪你?”万里任小夏拉着他的衣袖不放,笑道,“别把什么事都怪在自己身上,你不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吗?上学的时候,我总以为我命由我不由天,现在我才明白,这世上是有一条看不见的线牵扯着有缘人,无论你愿不愿意,都要面对的。相信我,你没给他带来灾祸,说不定,你给了他机会,让他重新认识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呢。你看吧,我没有说错,他一直不说话,表示默许。哈哈。”

小夏知道万里在安慰她,可是看到阮瞻的样子,她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直到三天后,经过包大同不断施展道术帮他化解积聚在身体内的反噬之法术后,阮瞻终于清醒了过来。

但是,他的意识虽然恢复了,却发起了高烧,病势来得又沉又急,仿佛从小到大所有的孤苦和脆弱、所有坚强下的痛楚、所有强逼自己的恶果,都在这一场伤病中全部暴发了出来。

小夏衣不解带地照顾他,所有的事都不肯假手于人,喂药、喂饭、陪着他说话,解闷,事务所也没有回去,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每天的生活都是围着阮瞻转。其实阮瞻只是虚弱无力而已,断掉的肋骨早已经愈合,并非生活不能自理,可却硬让小夏逼得好像瘫痪病人一样,什么事也不肯让他做。她那么紧张,阮瞻没办法,只好配合她。包大同曾经开玩笑说,没想过小夏这样看来浑身带刺的丫头,竟然是贤妻良母型的女人,直嚷嚷着等阮瞻好了,要公开追求小夏。

就阮瞻而言,虽然被小夏绑得不得自由,但这段日子却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他从没有被人这么无微不至的关怀过,而且也没有这么接近过小夏。每天看着她绯红的面颊、看着她妩媚的眼睛、看着她明朗的笑容,忽然生出了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眷恋。

以前,他对这生命一点也不在意,即使听说了逢三之难后有些紧张和难过,慢慢地也变成了平静接受命运的心态。可是当小夏就这样慢慢渗透进他所有的生活,他突然意识到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他习惯了爱她,习惯了温柔地对待她,习惯了每天看到她,习惯了有她在身边,这让他贪恋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愿望,想创造渡劫的奇迹,想继续活着,哪怕只呆在她身边也好!

甚至,他开始想,如果能渡过这个生命中的死劫,他是可以和她在一起的!

在受伤时,他绝口不提父亲的事。实际上,他心里一直在想。只是,要找出答案就必须先找到那两个恶煞,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根本不可能的。他不是个冲动的个性,所以很隐忍的保持沉默,只是暗地里修炼起自己的法术,想把能力提到最高。当两个多月后,小夏终于准许阮瞻自由活动了,他就开始了体力锻炼。

那两个恶煞知道父亲的事,一定要捉到,逼她们讲出来。而且后来从小夏的嘴里,他听说她们曾经伤害过她,那她们就更得死。没有人能伤害小夏而不付出代价的,若不是那天他觉得小夏言词闪烁,偷偷跟在后面,说不定她们就杀了小夏和万里。

这两个人,一个是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一个是他在这世界上最心爱的,他必须保护!

“你准备去找那两个恶煞吗?”他的一切都瞒不过万里的眼睛。

阮瞻点点头。

“我不拦你,毕竟捉到她们就可以知道伯父的事。”万里叹了口气,“但是你也不能全信她们的话,虽然你平时比较冷静,可是关心则乱,答应我,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放心。我上了一次当,绝不会失误第二次。”说起那两个恶煞,阮瞻始终冷冷的。

“你不会认为――伯父是坏人吧?”万里想起那天恶煞所说的话,似乎阿瞻父子再见面时,会有很难解的情况发生,似乎伯父做了什么恶事一样。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个老人是恶人,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秘密,一定是的。

阮瞻抬起头看着窗外,好像回想起往事,过了半晌才说,“他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但却绝不是个恶人。这两个月来,我每天都在想发生的这些事,现在开始觉得,我的出生,被抛弃,被找回,以及他的死亡都和一个天大的秘密有关。”

“你不再恨他了吗?”

“奇怪吗?”阮瞻苦笑了一下,“我在想,他或许也是有苦衷的,就像我对小夏一样。明明――”他顿了一顿,“可是却硬逼自己远离她。”

“舍不得她,是吗?要接受她吗?”

“要看情况。”

“看来休息是有好处的,你躺了两个多月,虽然会趁小夏不备整夜修炼,但看来想通了很多。看来,我哪天也要受点伤躺上一躺,到时候借你的小夏来侍候侍候我。”万里听阮瞻的语气里有要和命运抗争,并争取自己幸福的意思,笑了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很高兴好友想通了,而且自从知道阿瞻父亲的事,他也决定要促成小夏和阿瞻的感情,自己绝不插上一杠子,节外生枝,可是真的到了阿瞻要接受小夏的时候,他的心又像落了一篷的乱针,刺得他说不清哪里疼痛,只是扎得难受。

他一度太自信了,觉得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不会对小夏有多余的想法,可当他蓦然发现情感已经失控,它已经泛滥成灾,现在生生要他舍弃,就如生生挖掉他的血肉一样。可是,对于阿瞻和小夏,他始终是个旁观者,从没有走进这感情一步。

他爱的第一个人,死了;他娶的人,他大概没有真正爱过;他再度敞开心扉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着他最好的朋友――这就是他的悲哀。

“不借。”阮瞻皱紧了眉头,“你有那么多倾慕者,随便喊一声,包你比我这两个月的日子还要像傀儡。”

万里哈哈大笑,虽然心里还是疼着。可是他从没见过阮瞻孩子气的模样,他从小时候就沉静得像个大人。此刻听到有人要借小夏,好像有人要抢他的东西一样,急忙捍卫,可笑又可爱的模样应该照下来留念才好。

“你笑什么?”

“笑你的扑克脸终于有了虚假微笑和冷口冷面以外的神气。还傀儡?我看你当傀儡当得很开心啊!哈哈。”

“白痴!真不知道那些女人喜欢你什么!”阮瞻斥了一句。

万里还是浅笑不停,难得阮瞻的内心有那么轻松和目标明确的时候,对这一点上,他是真正为朋友开心的。可是,心里的疼又漫了上来,连忙压制住,只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表白呢?度过你的死劫的时候吧?厚,我倒真想看看冰山男要怎么对个女人说出‘爱’字。”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阮瞻转过身去,竟然有点害羞。他也是万花丛中过的人,没想到今天会这样,自己都觉得奇怪,“我还要研究一下怎么对付那一对恶煞呢!”

“你知道要去哪里找她们吗?”

“小夏说――”说起这个名子,阮瞻的声音都不禁轻柔了起来,“她以前给那个‘赌神’何富贵准备过一份法律文件,是关于开发荒山的。那座山叫铁头山,就在何富贵的家乡。我在想,那么个嗜赌如命的人,怎么可能想做正行。那座山这么多年也没有被人看出开发的价值,怎么一个赌得卖老婆的混蛋就看出什么宝来了?!再想想,那两个恶煞为什么帮他?可以推测,这座山也许是那两个恶煞要的,有可能是那山聚了灵气,她们要修炼、安家,也有可能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该知道,如果那座山的开发权属于了何富贵,那两个恶煞就可以利用她们的傀儡为所欲为。不然,她们为什么要选择何富贵?为什么会出现在金石镇?”

“说的没错。”万里点点头,“只有她们有包下整座山的动机,而且她们也有出现在那个地点和时间上的便利。至于为什么培养何富贵做赌神,可能是和他嗜赌如命,心里潜藏着恶念,而且比较好控制有关。要知道开发荒山是需要相当一大笔钱的。我和包大同说过这位‘赌神’,他说民间确实有一种说法,只要找到很凶的童子坟,然后半夜烧香回家,期间凶险异常,但只要不被吓死就能逢赌必胜。有没有人成功过不得而知,但是何富贵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积聚这么大笔财富,那钱肯定是靠战无不胜的赌博来的。前几天警察在隔壁街抓了一个赌局,仅一桌就有百万的赌资呢。”

“他的钱不是好来的,这个不用怀疑。但不管何富贵是经过了那番传说中的折腾,还是那两个恶煞在赌局中帮他成为了所谓的‘赌神’,他也只是个帮凶而已,或者只是一个达到目的的工具。”

“没错。”万里表示同意,“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

“要人帮忙吗?”

“不需要,这两个东西我要自己解决!顺便给何富贵的老婆报仇,小夏很想这么做,我就帮她做到。再说,你有工作,另外还要留在这里帮我照顾小夏。包大同还要盯着酒吧呢。放着这样的廉价劳动力不用,我会后悔的。”阮瞻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可见想通之后,心情开朗不少。

“要怎么做呢?”

“那两个恶煞不是和何富贵在一起吗?我就找到何富贵。和他们大赌一把!”阮瞻微微一笑,嘴角轻抿了一下,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有一点邪恶。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驱魔人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驱魔人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驱魔人最新章节 - 驱魔人全文阅读 - 驱魔人txt下载 - 柳暗花溟的全部小说 - 驱魔人 听书包

猜你喜欢: 探灵笔录驱魔人猛鬼夫君末日之暖暖路噩梦鬼域我是阴阳人
完本推荐: 穿入中世纪全文阅读爹地请你温柔一点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网游之一枪爆头全文阅读九转雷神诀全文阅读重生之指环空间全文阅读战魂神尊全文阅读女神天然呆全文阅读九棺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巅峰修神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电竞称王全文阅读恐怖高校全文阅读阴阳代理人全文阅读异界逍遥王全文阅读星河大帝全文阅读重装突击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极品家丁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要做门阀带着农场混异界尚书大人易折腰总裁校花赖上我天命相师天国的水晶宫驭房有术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无敌升级王帝国吃相驭香偷香高手洪荒历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非凡洪荒还看今朝剑从天上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重生完美时代清妾一卡在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都市剑说末日乐园武神血脉箭魔来自未来的神探花娇超级战兵三界红包群

驱魔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驱魔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驱魔人txt下载手机版 - 柳暗花溟的全部小说 - 驱魔人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