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诡刺 >> 第229章 神秘对手

第229章 神秘对手

八名队长聚集在一起,很快他们就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利用旗语,对一直盘旋在天空的直升飞机打出信号,通知他们立刻空投一套通讯设备。

风影楼突然又加了一句:“还有武器!”

几名队长都看了风影楼一眼,但是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几分钟后,一架直升飞机打开舱门,从距离海岛一百多米的高空,直接抛下一只绑着浮漂的小型密封箱。这只小型密封箱里面,除了有一套大功率步话机,一只可以通过卫星接驳的电话之外,还整齐的摆了放了四枝国产零三式突击步枪,和五枝九二式自卫手枪。

没有理会那台大功率步话机,风影楼拿起一枝零三式突击步枪,拉开枪机略作检查,确定步枪可以正常使用后,他随手把其中两枝丢给了龙王和杨亮,在把第三枝突击步枪,拎到手里时,他顺手又将一枝九二式自卫手枪,连带枪套,一起绑到了自己的右腿上。

最后风影楼又拿起了那部卫星电话,和他预计的一样,这部其他队长只是看了一眼,就弃而不用的卫星电话,是第五特殊部队专用装备。风影楼握住这只卫星电话,他右手的食指,自然而然落到电话手柄部位的指纹分辨器上,一秒钟后,话筒里发出“嘀”的一声轻鸣,在确认风影楼的身份,并开放权限后,这只内部拥有特殊加密芯片的卫星电话,一直被锁定的数字输入键,终于可以操作了。

在拨通电话后,风影楼沉声道:“校长,你对我们正在参加的这场内部选拔赛,了解多少?”

听着风影楼的声音,远在万里之外的李向商,轻轻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迅速回答道:“基本全部知道!”

“我们在海岛上发现了日本731部队在二战时期制造,实战用途不明的生化武器,我想知道,它究竟是不是内部选拔赛的考核内容之一。”

李向商断然道:“不是!”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说到这里,风影楼的眼睛已经轻轻眯起,“在这个岛上,除了我们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工作人员,为了监督我们,或者是要在地面拍摄比赛录相,隐藏在岛上?”

李向商思索了片刻,回答道:“没有!”

“我明白了,谢谢校长。”

风影楼切断了这次通讯,把卫星电话交到了许婷婷手里,风影楼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暴喝道:“三点钟方向!”

其他参赛队队员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风影楼,龙王,杨亮三个人,已经象三枝离弦之箭,对着右侧距离他们有两百多米远的一片丛林,发起了最迅速的冲锋。就在这个时候,丛林里突然传来一声犹如火箭炮发射般的轰鸣,大团的硝烟翻滚而起。

听着那沉闷的轰鸣声,风影楼的心脏都跟着狠狠一沉。这个海岛上竟然真的有人,而且很明显是他们的敌人!最重要的是,他不但成功躲过了八支中国最优秀特种部队,对整个岛屿犹如水银泄地般的搜索与排查,他正在使用的武器,更是一枝超大口径反器材步枪!

那个神秘人物,射出的子弹,最终目标却并不是风影楼,也不是杨亮和龙王。一只在天空中展翅飞翔的白色信鸽,就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就被天知道口径有多少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子弹,在空中生生撞成了漫天血雨。

看到这一幕,不要说是其他队员,就连薛宁波都勃然变色。

在这个海岛上,生活了可止几千只海鸟,它们在空中盘旋飞舞,看得时间稍久,就会感到眼花缭乱。可是那个隐藏在丛林中的神秘人物,发现自己已经暴露,面对从三个方向包抄上来的第五特殊部队最精锐军人,他没有立刻撤退,在瞬间就做出最精确判断,从漫天飞舞的海鸟当中,找到了风影楼在空中的眼睛,更抬起至少有十几公斤重,可以直接击穿轻型坦克的反器材狙击步枪,一枪将那只正在展翅飞翔的信鸽凌空击毙!

没有最出类拔萃的天分,近乎变态的冷静与睿智,再加上近乎天文数字的实战经验,那个神秘人物,就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虽然太过于不可思议,但是身为一名教官,薛宁波必须承认,仅凭这临危不乱的一枪,这个意外出现的狙击手,就不亚于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投入相当精力,培养出来的超级狙击手战侠歌!

“哒哒哒……哒哒哒……”

风影楼、龙王和杨亮手中的突击步枪响了,三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对着硝烟翻滚而起的方向,交叉打过去九发子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神枪手,两百米距离,他们就算是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也能手起枪落,直接打中一个易拉罐大小的目标。对方隐藏得虽然好,可是枪声和翻滚而起的浓烟,已经让他无所遁形,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被风影楼,杨亮还有龙王当场枪毙才对。

但是在扣动零三式突击步枪扳机前的瞬间,无论是风影楼,杨亮还是龙王,都已经明白,自己这一次攻击,已经无法击中目标。

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枪口两侧有排气孔,一旦发射子弹,气浪和烟雾,就会从两侧排气孔喷出。由于气浪冲击力太强,这种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左右两侧,两米之内都不能有人。狙击手在选择火力点时,也必须要考虑,不能太靠近墙壁或者大块岩石,以避免气浪撞到这些物体上后,反撞回来,令自己受伤。

但是那个神秘人物,却反其道而行,他在抬起狙击步枪,直接击毙天空中的信鸽时,他故意调整枪口气浪排放的方向,让烟雾撞到了身边的岩石或者一棵大树上,使烟雾产生了类似于折射的现象,这种战术上的成功,已经足够让风影楼他们三个人射出的子弹,至少有了四十厘米的误差。

能把大口径狙击步枪玩到这种程度,这个神秘人物,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鬼才!

到了这个时候,薛宁波再无任何怀疑,她劈手抓起一枝九二式自卫手枪,紧紧追在风影楼三个人身后,扑向了两百多米外的那片丛林。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薛宁波必须要说,现在的中国,没有实战环境,根本不可能培养出这种能玩出走在钢丝上精彩的狙击手!

“轰!”

那个躲在丛林里的神秘人物,终于打出了第二发子弹。一发重量高达一百三十克的高爆弹,以每秒钟八百八十米的速度,狠狠撞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风影楼。在所有人心脏几乎都要跳出胸腔的注视中,冲在最前方,只要被子弹迎面射中,当场整个人都会被炸成一团烂肉的风影楼,突然以绝对诡异的角度斜斜扑倒,他的肩膀率先接触到地面,就是借着身体高速冲刺形成的惯性,风影楼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腰肢猛然一扭,他的身体就象是一枚被人平抛到水面的小石片般,在看似绝不可能的情况下,竟然重新弹起,而他手中的突击步枪,毫不客气的对着目标藏身的位置,还了三发子弹。

在对方打出第二发子弹之前,风影楼就已经在心里计算,对方从拉动枪栓,锁定目标,再扣动扳机,所需要的时间。风影楼直接把对方,当成了有资格,进入当代世界狙击手排名榜前十位的超级高手,他判定,对方拉动枪栓需要一点二秒钟,眼前的烟雾消失,重新锁定目标,需要一点六秒钟,所以,当风影楼在内心深处,数到了两点二秒钟,他就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军事规避动作。

而那个躲藏在丛林里的神秘狙击手,也清楚的明白,想要进攻风影楼这种职业军人,就要先赌上自己的命!

所以他并不像一般狙击手那样,趴在地面射击,他直接站起来,托着那一枝至少有十几公斤重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对着风影楼发起了进攻。虽然稳定性没有趴在地面,用支撑架固定高,但是双方现在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百米,误差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他甚至暂时去掉了狙击步枪上,用来缓冲后座力的系统,在扣动扳机的瞬间,他就是借用狙击步枪能把一个正常人肋骨直接撞断的后座力,抱着步枪向后躺倒,身体甫一接触地面,就连续做出几个后滚翻动作,在这种情况下,风影楼射出来的子弹,只能从他的头顶划过。

在这一次真枪实弹的交锋中,两个人都经历了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洗礼,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而在同时,他们都对对方,做出了一个相当精确的评价:“老兵!”

老兵和新兵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在面对致命危险时,新兵的心脏会在瞬间猛然收缩,再慢慢释放,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呼吸急促,全身肌肉因为过度紧绷而僵硬,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他们平时接受的训练再严格,动作也会走型,更因此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可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已经习惯了这种生与死的距离,他们的心脏也会狂跳,但是他们已经学会,在这种要命的时候,依然保持身体最基本的弹性与反应力。

当风影楼重新爬起来的时候,龙王已经后来者居上,超越他,扑到了距离丛林不足七十米的位置上。就在这个时候,一枝纯钢打造的四棱狙击弩弩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射向了龙王。

这种弩箭虽然射速够快,但是对方从正面发射出来,对龙王这种职业军人来说,已经不再具备致命杀伤力,事实上龙王甚至没有理会它。以龙王的眼光和判断力,当然一眼就可以确定,这枚仓促间射出来的弩箭,动能不足,就算加上龙王高速冲刺跨越的距离,它都不可能射到自己的身上。

龙王的判断并没有错,那枚弩箭最终带着浓浓的不甘与叹息,最终一头插入龙王面前三四米的泥土里。看到这一幕,风影楼却猛然发出一声厉喝:“龙王小心!”

风影楼并不知道那枝并没有射中龙王的弩箭究竟还有什么危险,但是他清楚的明白,以对方刚才连续展现出来的实战经验和临危不乱的过人冷静,又怎么可能因为龙王冲到了附近,就会犯下如此不可原谅的错误?!

风影楼的话音未落,龙王就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面对这一幕,风影楼的眼睛猛然瞪圆了,一股绝对的凉意,在瞬间就刺中了风影楼的全身,他嘶声叫道:“龙王,你怎么样了?”

风影楼飞扑过去,他的手指尖刚刚碰到龙王,一股让他心脏都为之一颤的刺痛,就狠钻进了风影楼的身体。虽然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却让心志坚毅的风影楼,都差一点失声低哼。

“还活着!”

龙王狠狠吐掉啃进嘴里的烂泥,在风影楼的帮助下,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放声怒叫道:“我操,那小子射出来的箭里究竟藏了什么,竟然直接把我电翻了?!”

看着那枝插在面前不足两米远位置上的弩箭,它看起来似乎就是因为弩枪射程不足而射空,可是谁能想到,在它里面,竟然暗藏了一套电击设备?!

虽然彼此处于敌对立场,绝对没有任何调解的可能,但是风影楼真的不能不赞叹对方那化腐朽为神奇的战斗技巧。这里是热带岛屿,年降水量高达一千四百毫米,地面一直是潮湿的,就连他们身上的军装,还有脚上的军靴,都没有被晾干,在这种情况下,地面就是电的良导体,对方就是利用这一点,用那看似没有准头的一箭,轻而易举就把龙王的双脚电得失去了知觉,一头栽倒在地上。

最终三个人,只有杨亮一个人冲进了丛林。大口径狙击步枪和突击步枪对射的声音,随之在丛林里扬起。

听着高速移动的枪声,在脑海中,想象着杨亮和对方,在丛林里彼此对射,弹雨横飞的情景,杨亮虽然拿的是一枝突击步枪,可是那个神秘人物,却硬是用一枝大口径狙击步枪,和他打出了一个平分秋色,不分胜负。南方利剑特种大队专职狙击手花豹,眼睛里猛然扬起了一片绝对炽热的战意,“运动突击狙击手!”

“不止如此!”

南方利剑特种大队的队长林挺,看着风影楼和薛宁波也相继扑入丛林,他的脸色当真是阴沉如水:“我们八支特种部队,对整个岛屿,进行了一次地毯式排查,虽然是有心算无心,但是他能从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成功潜伏,这本身就足够说明,他是一个精通丛林狙击与狩猎的超级精英。这个神秘人物,有你的爆发力和速度,也有杨亮的潜伏与隐忍,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血战,现在已经可以说是无限接近完美的超级狙击手……”

林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瞪圆了眼睛,放声狂吼道:“花豹你干什么?!”

手里连枪都没有,花豹拎着自制的弓箭,背着几枝一点五米长的投枪,也扑向了两百多米外的丛林。显然林挺队长说的“无限接近完美的超级狙击手”这样一个名词,已经激起了他最狂热的战斗激情与好胜心。

敢拿着一枝狙击步枪,到处横冲直撞,自创出“运动狙击手”这种战术的人物,本身就注定是冲动与热情混合的物种。

其他参赛队,没有再跟着冲向丛林,但是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他们四散而开,以包抄的方式,沿着岛屿的两侧,拉开了一张大网,缓缓向前迫进,赫然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对岛屿重新进行一次战斗状态的最仔细搜索。

如果敌人真的只有一个,他们就没有直接从正面扑上去支援的必要。在这个世界上,绝没有人,能够顶住杨亮,薛宁波,风影楼,还有花豹,四个人的联手进攻,就算是无限接进完美的超级狙击手,也不行!

发现用自己最不擅长的运动突击战,和对方在丛林里角逐,仅凭突击步枪特有的优势,并不能获得上风,杨亮猛然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安静下来。当他趴到一丛灌木后面,那个拿着一枝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却硬是能和杨亮打得不分上下的神秘人物,脸色也微微变了。

因为,他已经无法再轻而易举的捕捉到对手的踪迹。身为一名全能型狙击手,他当然清楚的明白,让一个手持武器,最擅长潜伏与丛林狩猎的狙击手,隐藏起来,随时可能对自己发起致命攻击,是多么的可怕。

但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和杨亮进行狙击手的对决了,因为在这个时候,薛宁波教官,已经冲进了丛林。只要看薛宁波双手持枪的动作,还有她冲进丛林时,那惊人的高速和游刃有余的转移腾挪,他就明白,就算他手里拎的不是一枝太过沉重,射速太慢的狙击步枪,他也不是薛宁波的对手。

在丛林中狭路相逢,以一个女儿身,能打进全世界五十强,单纯从技巧上来说,可以列入世界前三甲的薛宁波,就是这个领域的王!

面对眼前的一切,就连他都在心里,发出了一声低叹:“真不愧是和军师在同一等级的军事教官,真是可惜了……”

“轰!”

他再次扣动了板机,一发内部填装了碳化钨钢芯的穿甲弹,以每秒钟八百十米的惊人高速,狠狠划破丛林中的虚空,最终打到了薛宁波左侧,一棵足足有二十多厘米粗的椰子树上。这一棵有十几米的椰子树,被可以直接打穿三十毫米均制钢甲的特种穿甲弹,毫无花巧的进行了一次华丽的腰斩。上半截树身,那样带着吱吱啦啦的叹息,对着地面坠落下来。

这棵椰子树,并不会砸到薛宁波的身上,但是薛宁波的脸色却微微一变,在看似完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她整个人猛然向地面扑倒,还没有接触到潮湿而松软的土地,她的身体就已经缩成了受创面积最小的圆球状,几个连续翻滚,就躲到了一块天然突起的岩石后面。

几乎在同时,半截椰子树,狠狠砸到了周围的植物上,一枚早已经拔掉保险栓,放在某棵大树上的燃烧弹,直接落到地面,把方圆十五米内的丛林,变成了一片火海。如果薛宁波刚才判定那半截大树,并不会砸中自己,就继续向前冲,她现在已经被那枚燃烧弹击中。

诡雷!

那个神秘人物,不但是一名全能型狙击手,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诡雷设计大师。放眼整个第五特殊部队,大概也只有莫天教官精心培养出来的风影楼,在这方面能和他相提并论!

就在这个时候,丛林外面,也发生了一场骚动。神秘人物射出的那发特种穿甲弹,在连续撞断了三棵大树后,依然余势未消,飞出丛林外面,在谁也无法预测的偶然中,直接打中了济南雄鹰特种大队,一名参赛队员的胸膛。经过几次转折,那发子弹的稳定性已经被彻底破坏,一打中人的身体,就猛然做出弧旋状跳动,在那名队员的胸膛上,硬炸出一个碗口大小的伤口。

感受着鲜血、内脏混合着自己的生命力,从伤口里飞快流逝,那名队员的脸上猛然扬起了一片苍白。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他双膝一软,不由自主的跌倒,但是他却并没有摔在到处都是泥泞和鸟类的海岛上,而是落入了一个宽阔而有力的怀抱。

在第一时间冲上来,抱住这名队员的,是他的队长陈羡英!

“队长……”受到致命重创,这名队员的声音,都变得虚弱起来,他望着眼前这位自己最尊敬,最信任,一直在努力效仿的男人,他喃喃自语道:“我不是怕死,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

“我明白!”

作为他的队长,陈羡英当然明白,这名队员会死不瞑目。放眼中国的历史,山东,历来是名人辈出的地域。在这里,滋生出孔子这样的大儒,也出现了水泊梁山,这些视权贵礼法如无物,傲啸山野的江湖好汉。山东人,以他们特有的直爽,仗义,遍布五湖四海。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地域特色,山东兵在战场上敢拼敢打,能从他们中间一层层脱颖而出,最终进入了代表中国特种兵巅峰的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哪一个人,不是经历了犹如地狱般的历练与挣扎?

山东人,从小时候开始,就做着属于英雄的梦,当他们进入特种部队时,更觉得,自己儿时的梦,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了。这名身受重伤的队员,在刚刚加入雄鹰特种大队时,就曾经当众说过,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在退役后,成为一名军旅作家,把他在特种部队里看到的,经历的,想到的,都通过文字的方式永远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新时代的军人。

他给自己设了这么多的梦想,他把自己当成了梦想中的主角,可是谁能想到,他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磨练,在一次次血与泪的交融中,听着教官的怒吼重新爬了起来,最终,他连真正的战场都还没有踏上,就被区区一发流弹,打中,受了再无可挽回的致命伤?!

最终,这名队员,在队长陈羡英的怀抱里,停止了呼吸。他就算是死了,眼睛都没有闭上,依然睁得大大的,仰望着头顶那一片看起来依然蔚蓝,依然灿烂的天空,似乎在控诉着上天对他的不公。

他最后已经没有力量再说出嘴里的话,可是他的嘴型,却清楚的告诉了周围的人,他想说的是:“我这样就死了,那我,前面经历的一切,又是……为什么?”

看着一个曾经一起进入特种大队,一起接受训练,一起挨罚,一起成长,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战友,现在的尸体,正在队长的怀里一点点的变凉,嗅着空气中,那浓重得几乎化不开的血腥气味,因为中国经历了三十年和平,而没有机会参加大规模战争,更鲜少和特种部队,直接爆发生死对抗的济南雄鹰大队所有参赛队员,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

十几双眼睛,都落到了陈羡英队长的身上,只要队长一声令下,他们这群已经愤怒到极点的特种兵,就会从正面直接突入丛林,对着里面那个敌人,发起不死不休的猛烈追杀。

陈羡英全身都在轻轻发颤,他这个来自大山里的汉子,一口气就能连灌两斤烈酒而面不改色,他的性格比任何人都更加直率而豪爽,他更把手下的这群兵,当成了自己儿子般看待。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宠爱的一个兵,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摸到,就死在了流弹下,他又怎么可能不伤心,不愤怒?!

深深吸了一口气,陈羡英猛然暴喝道:“不许冲动,原地驻防,预防敌人可能发起的反击!”

下达了这个命令后,陈羡英大手一挥,在旁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直接掠走了眼角渗出的泪珠,他大踏步走到那台大功率步话机前,抓起话筒,沉声道:“我是济南雄鹰特种大队参赛队队长陈羡英,我们在海岛上遭遇不明身份敌人进攻,现在已经出现伤亡,立刻把我们使用的全部武器装备空投下来。对,全部,现在就要!”

不再理会,因为他的话,远在千里之外的指挥大厅里,会乱成什么样子,也不理会,那些天天抱着“无过就是功”理论的高参们,应该如何应变,陈羡英丢掉手中的话筒,站起来,望着身边的参赛队员,沉声道:“拿到武器装备后,立刻封锁整个海岛上任何一个船只可能登陆区域,并设立火力支撑点,一旦发现有陌生人接近,格杀勿论!”

在这个时候,雄鹰参赛队员,每一个人眼睛里,散发出来的,都是浓烈到有若实质的杀气,听到队长的命令,他们齐声狂喝道:“是!”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躲藏在丛林里的神秘狙击手,终于丢掉了手中那枝太过沉重的狙击步枪,从背后擎出了一枝MP5冲锋枪。

他这么做,是因为,风影楼追上来了!

风影楼可是第五特殊部队几名重量级教官联手打造出来的超级精英,他从薛宁波那里,学到了运动突击战的精华,他从莫天那里学到了诡雷设计技术,他从金择喜那里,学到了近距离格斗,他从朱建军那里,学到了如何和大自然中的动物接触,并成为它们的朋友,他更从龙建辉那里,学到了能同时把进攻与防守,完美揉合在一起的军事技巧。

他可以用运动突击战,去对抗杨亮;可以用诡雷,去对付薛宁波;也可以用电击箭,去对付龙王,但是面对风影楼这种哪一项都不特别突出,但是哪一项,又都出类拔萃,几乎没有弱点的对手,那个神秘人物清楚的明白,如果还坚持拎着他那枝沉重的狙击步枪,和风影楼这样一个人物,在丛林里生死决斗,无异于自己把绞绳,套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免试入学的种子学员,所有重量级教官都另眼相看的宠儿,继战侠歌之后,第五特殊部队有史以来,第四颗獠牙,用四五年时间设下一个弥天陷阱,把就连陈显龙那样的人物,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战略天才……”

他竟然对风影楼的一切,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说到“战侠歌”这个名字时,他的声音中,无可抑制透出了刻骨的仇恨,就连他的身体都跟着轻颤起来,可是他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望着冲进丛林,不断向自己高速迫近的风影楼,他低哼道:“六十秒,如果在六十秒钟内,我没有办法击毙你,我就会立刻撤出这场战斗!”

起点内部广告时间:

重生后第一件事做什么呢?去玩《商海争霸》,从此享受最华丽的第二次人生!

充值送月票,免费得高V,大礼疯狂拿,起点币数不清,尽在商海争霸!

http:game.qidian.comgameshzb100406index.htm(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诡刺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诡刺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诡刺最新章节 - 诡刺全文阅读 - 诡刺txt下载 - 纷舞妖姬的全部小说 - 诡刺 听书包

猜你喜欢: 醉迷红楼重生之大明国公北宋大丈夫大明1617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北宋大表哥末日终战我家后院是唐朝三国吕布逆转人生顺明大唐第一驸马窃国贼锦衣当国帝国海权明末称雄医圣记我的明末生涯三国之仲谋天下盛唐风月原始崛起战国之鹰三国之天下霸业唐冢带着空间闯大唐贞观帝师抗日之兵王纵横
完本推荐: 阴阳鬼术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不死战神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星峰传说全文阅读洪荒造化全文阅读女神天然呆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全文阅读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全文阅读极品家丁全文阅读混沌魔尊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异能之纨绔天才全文阅读极品小郡王全文阅读阴阳鬼医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僵尸小萌宝:爹地,快带娘亲回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伯爵大人有点甜男神投喂指南首富小村医末世之渊太虚圣祖沧元图漫威里的女学霸帝凰谋:倾尽天下战雏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科技传播系统山河盛宴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狼与兄弟我在洪荒证不朽都市修仙至尊次元法典旱魃神探魔帝的天界小公主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七零异能小娇妻龙纹战神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我的帝国无双都市超级医圣重生之游戏大亨纨绔天医雷武斗罗之元气驾驭

诡刺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刺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刺txt下载手机版 - 纷舞妖姬的全部小说 - 诡刺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