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听书包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59章

周朝大殿

诺大的朝堂上无不欢腾雀跃,就见文武百官皆分成四排静站在金殿之上,欢笑的脸上一扫往日登朝议事的持重,现今尽是被一抹喜色包围;只因今日五位已成年的皇子将要携着皇帝指婚的后宫秀女,在这气势恢宏的大殿上完婚;这等庆事,实乃周朝开国至此从未遇到的旷世之举。

老皇帝乐呵呵的坐在金殿之上,看着朝堂上喜乐的氛围,满意的又朝静坐在两侧的皇后和贵妃看去。

“两位爱妃的情绪看上似乎并不佳啊。”皇帝看着熹妃和皇后紧锁的眉头,关心的问道。

皇后听到皇帝口中的关心,抬头看着自己丈夫,嗯了老半天却回答不上来。

熹妃看出皇帝心有疑虑,忙开口解释道:“想必姐姐和臣妾一样,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要娶妻生子了,故而有些不舍吧。”

皇帝转头看着笑美如花的熹妃,赏心悦目的点了点头,便安慰的说道:“爱妃不要担忧,沿儿年纪也不小了,早该娶妻生子;以后你若是想他了,朕再将他唤回来便是……!就算是孩子有了妻子,但你始终是生育他的母亲。”

熹妃双眼迷离的看着老皇帝眼中浓浓的情意,感动的点了下头;其实只有她心里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何事担心;自从知道了皇帝要五位皇子同时完婚后,她便再也无法心平气和的长眠安睡了;沿儿的脾气她会不知道吗?以那天这孩子在熹乐宫中的反应看来,绝对不会随意对那赵青鸾放手;真害怕他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举来……!

想到这里,熹妃不禁有些后悔当日不该阻扰沿儿和赵青鸾,若是她成全了自己爱子的心愿,沿儿些许不会这样恨她吧……!可是,悔意晚矣……!

就在熹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忽然听到随侍官常福高呼一声便抬头朝外焦急的看去。

“五位殿下到……!”

皇帝在听到这声高呼后,便也抬头而望;就见五位俊美无铸的皇子踩着刚刚升起的朝阳,皆是一身喜服的出现在众百官面前;个个风姿神韵、挺直不阿;而在到场的皇子中,就属四皇子周沿、八皇子周深最为俊美无双;一个浑身霸气,好似天神般骄傲非凡,,另一个温润儒雅,竟比仙人还要出尘几分。

老皇帝连连点头的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儿子,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却发现刚才随侍官常福汇报的是五位皇子,可现今到场的却只有四个?

老皇帝顿时唬住满是春风满面的笑脸,惊得本是喜乐的朝堂霎时变得安静异常,且见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常福,为何只有四位皇子?”老皇帝大怒的喝道,一双睁大的眼睛中尽是不可违逆的怒火。

随侍官常福常年伺候在老皇帝身边,他在看到老皇帝的神色后,心颤不已,双腿有些发抖的暗想着:老皇帝露出这副模样,定是极大地不满之色啊。

而文武百官在听到老皇帝的问话后,恍然才发现到场的皇子真的只有四个,细细盘点下来,竟然是少了那个人——玉清王周清。

老皇帝也是精明的发现了少了谁,刚想要发怒,便又听到随侍官常福高呼道:“众新人到场……!”

老皇帝在见到常福将他的话打断时,更是大怒的瞪着常福,要知道这天下之人,谁都不敢忤逆他一分啊。

常福祈求的看着老皇帝阴沉不定的脸颊,心里暗叫苦涩:他也不想打断老皇帝的问话啊,可是新人拜堂的时间,是不能随意延后的啊……!

没想到那个玉清王捣乱,又要苦了自己这条战战兢兢的老命了。

随着随侍官的呼声,就见无名娉婷婀娜的身子竟像仙子下凡一般的出现在高大雄伟的金殿外;一身绯红娇艳的红妆皆是带着袅袅的香气,霎时溢满了整座宫殿,冲散了这里原有的火药味。

五位新人静静在金殿之上站了稍许,便一同走进高台大殿中;而站在两侧的百官在听到身后‘簌簌’的脚步声后,皆一一回头而望,霎时惊艳全场。

就见五名新娘虽都被红色的喜帕遮住了如月般的面容,可是个个窈窕的身姿,随步而动的喜服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芙蓉花,散发着不可忽视的美丽;可仔细再看,痴迷的眼神便又不觉被站在最中间的一位新人所吸引;就见那位女子身着不同于其他新人一样的新装,同色的喜服看上与她人并无异处,但仔细辨认,却发现那衣衫竟然像是天外的彩云,飘渺无垢、价值连城;高雅贵然的喜服让她瞬时就比其他新人高处许多,睥睨天下的神采更是让坐在高堂之上一身金色玄凤的皇后娘娘都逊色几分;但那人大胆的穿着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暗抽了一口冷气。

就见那红艳的喜服紧致的贴合在那盈美的身子上,露出莹润的双肩,霎时冰清玉洁;高挑但又娇盈的身材,有着让人心动的纤细,丰润但又柔软的身姿,散发着迷人的香甜;不赢一握的腰肢,几乎让见到的人都会有种一揽入怀的冲动;可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诱人的便是那微微隐现的后肩处,莹白的肌肤上竟然有一朵若隐若现的牡丹花,妖娆的绽放着;妖红的花瓣竟然有这摄人心魄的魔力,让看者都有股想要触摸的欲望;勾魂迷乱的引诱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娉婷婀娜的身姿、悠然恬谧的馨甜、看似清纯实则妖媚的气质;连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都被站在最中间的女子惊煞到心智;想他一身阅女无数,这样谜一般带着致命毒气的女子,是他从未遇到的;老皇帝一脸痴迷的看着眼前的绝代佳人,心里不禁神往:有着这样让人移不开眼眸的身姿,那张脸,定也是倾城绝色的吧……!

周深和周清静站在大殿之上,伤痛的看着站在最中间的那名女子;从她们一起进来时,他们便同时认出了那站在最中间的——青鸾。

问世间无数红颜,谁还能美到这种地步?

相较于周深眼中的深痛,周沿凌厉的眼眸更是黑的好似一潭幽墨;隐隐的闪现着掠夺的光泽;紧握成拳的大手隐秘的藏在宽大的袖袍下,好似正在极力压制着心口的欲望和怒火。

熹妃在见到皇帝目不转睛的看着站在最中间的赵青鸾,心里一阵窝火;她就知道,能将白色衣衫穿出仙尘模样的她,若是披上红妆后,那份妖娆又该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如此妖艳,必然是祸水……!

而这时在宫外

一锭华丽的轿子正慌乱的朝皇宫狂奔着。

就见暮烟隔着轿帘对着里面着急换衣服的主子唤道:“爷,穿好了没有?我们就快到皇宫了。”

接着,就听见一声尖声的斥责:“妈的,这喜服怎么会这么难穿啊……!暮烟,这次爷若是被父皇骂了,爷一定会重重的打你的屁股。”

暮烟听到这赤一裸裸的要挟,忙捂着屁股,一脸无奈的小跑着跟上轿子的速度,大呼冤枉:“爷,还不是你昨夜要和那些女人们举行什么告别单身的大型宴会,自己折腾了一个晚上不说,可真是苦坏了暮烟啊……!”

暮烟刚说完,就听到更尖锐的吼声从轿子中传出来:“好啊……!你现在都学会顶嘴了;爷我活了十六年,还没达到生命中最灿烂的岁月却被父皇压着娶什么王妃,爷不苦吗?不冤吗?爷就弄了个小小的告别单身宴会就被你使劲儿的数落,爷活的也太辛苦了……!都怪你,也不早些喊醒爷,害的爷在这大街上换喜服……!瞧瞧……瞧瞧……连这衣服都欺负爷,怎么穿也穿不上……。”

暮烟欲哭无泪的听着周清的抱怨,使劲的抹掉额头上隐现的汗珠,一脸苦涩;心里直翻苦水:谁说他没有早些叫眼前这位祖宗,还不是这位爷昨夜闹得太疯,今早怎么喊也喊不醒么?要不是他最后一狠心,用一盆凉水浇在他流着口水的娃娃脸上,恐怕到现在这个祖宗还在睡梦中抱着他的美女们吧。

想他和侍剑、传音皆是皇帝训练的重要侍卫,一个精通音律、一个擅长武学,而他更是对医学无所不精,没想到他堂堂大好青年,竟被皇帝赐给了这位一天到晚到处胡闹的‘小魔瘴’,从此便活的水生火热、痛苦不堪啊……!

试问苍天,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周朝大殿

随侍官常福看着老皇帝渐渐缓和的脸色,放心的拍了拍受惊不轻的心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便又接着高呼:“请各位新人站位……!”

接着,就见站在一边的皇子皆上前走到自己的王妃身边,静站在那从未谋过面的娇妻面前。

青鸾依旧静静地站在原地,等了老半天都没见有人站在她的身边,心里不由一惊,慌乱的眼神透过眼前的喜帕想要朝外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厚重的喜帕将她遮的严严实实,让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着耳边越来越大的窃窃私语,青鸾稍稍的紧攥细白的小手。

周清为何不站在自己身边?难道是他不想要娶她?还是那个习惯了作威作福的玉清王和那日赐婚时一样,并没有出现?

想到这里,青鸾心里顿时腾起一抹恼怒;一口银牙被咬的‘吱吱’发响;周清……!我赵青鸾和你没完……!

可过了一会儿,青鸾便又找回了些理智,想到这里是周朝大殿,龙椅上可是坐着天下的主宰,而身侧更是有着百名文武大臣看着,而且周沿和周深也在这里;想到这里,青鸾渐渐隐含了怒气,轻轻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顿时眼眶发红,眼泪几欲滴下。

青鸾瞅准时机,不顾众人的侧目,倏地将自己的盖头撩到头上,一张倾城绝世的容颜霎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本就稍有杂乱的众人在见到青鸾的举动后,皆大骇的睁大了眼睛;心里对这个不遵循规矩来的女子心怀不满,可当他们在看清楚青鸾绝色的容颜时,又瞧着那双幽怨的水眸中,渐渐腾起的水雾,皆是面露心疼,心怀不忍了。

周深心疼的看着青鸾欲要哭泣的面容,更是心疼到了极点;为何上苍就爱戏弄他这样的有情人,别人不珍惜的偏偏是他最爱的啊……!

而周沿也好不到哪去,一张俊美的容颜上,浸染凄苦之色;他就知道他的青鸾在穿上喜装后,一定是风华绝代、直逼天仙,可是一切都入梦境般凄美;他与青鸾同时成亲,可是他却要娶别的女人,而青鸾却要嫁给别的男人。

皇帝也是在看到青鸾的大胆举动后,震在原地;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倾城绝色女子,她的美不是可以用任何一种语言随意形容的出来,清纯无害的水眸中,隐含着倔强的泪水,可在那眉心处,一股久聚不散的妖气又蛊惑着他的心智;她,到底是仙子?还是修炼成精的妖精呢?没想到他的后宫之中竟然会有这般绝色佳人,但是一切为时已晚;眼前这个女子马上就要嫁与自己的儿子,将来更是要唤他一声‘父皇’的;想着,老皇帝也是一片痛心疾首啊……!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青鸾制造出来的慌乱时,就见一个身着喜服的红影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整理着自己腰间松松垮垮的玉带;当他飞速出现在大殿时,便二话不带说的跪在殿口的门槛处,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尽是奔跑过后的潮红,无辜失措的大眼睛,‘吧唧、吧唧’的眨了两下,便委屈的说道:“父皇,儿臣知错;都怪儿臣大病初愈,身子骨不好,今日怎么起也起不来,父皇……您原谅儿臣吧……儿臣认错,大大的认错……。”

一声声娇憨的嗓音打断了老皇帝直看青鸾的眼神,皇帝斜眼看着一身狼狈的周清,轻簇眉头,刚要斥骂,却在看到青鸾眼中隐含的泪水后,轻声说道:“今日是你们兄弟几人成亲大喜之日,你竟然将新娘子一人扔在这里等你?清儿,你也太过分了;父皇对你颠三倒四的习性已经很是习以为常;可是你的王妃却因为你的疏忽而受了委屈,你看着办……!”

周清本欲等着皇帝将他披头盖地的骂上一顿,但没想到父皇只是轻声将他说了几句便就放过了?看到父皇并没有太生气的模样,周清晃悠悠的站起身,动作大大咧咧的拉了一下身上的喜服,整理了下垂在脖颈两侧的锦带,一张极其娇美的娃娃脸上扬起了灿烂的微笑,顿时让他这张过分稚嫩的俊脸散发着熠熠光辉,竟毫不输给那倾城绝色的赵青鸾。

就见周清走到站在中间背对着他的青鸾,从后面目测了下青鸾身高,心里一阵嘀咕:咋和他差不多高呢?

不过从后面看,好像很不错、很好吃的样子,只是不知道这正面会不会吓死人?他可从来都不肯相信,他那风流成性的父皇会将什么大美人留给他,若是一个丑八怪,那不是要苦了他一辈子?!

想到这里,周清便垮下了脸,绕到青鸾面前,连头都不抬的低身抱拳道:“王妃受惊了,都是周清的错……!”

青鸾看着眼前心不甘情不愿的周清,心里一阵轻蔑;什么叫做生病卧床不起?指不定是他纵欲过度,起不了床了吧……!

但想着眼前的情势,青鸾还是面带娇羞的看着眼前衣衫稍有混乱的周清,娇声的唤了声:“夫君……!”

一声恍如黄鹂般清脆恬谧的轻唤,正是周清最喜欢听到的声音;悠然的暗香也随着那娇声的轻唤,顿时将周清包围,霎时让周清的那颗心狂乱的甩了几下。

而朝堂众人,也在听到青鸾的呼唤后,心碎了一地;周沿和周深的眼神更是深痛。

周清喉结轻动,随着那声轻呼,慢慢的抬起头,当他看到青鸾的长相后,顿时睁大了眼睛,无辜的眼神中,渐渐被一层迷惑的雾气遮住,可爱的娃娃脸变得涨红,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娇粉的只想让人上去掐上几下,张大的小嘴处,一滴要滴欲滴的口水晶莹的挂在嘴角,就听见一声几不可闻的声音从周清的口中吐出来:“好吃……!”

青鸾还是将周清口中说出的话听了个明白,就见青鸾娇羞无限的走到周清面前,伸手拉了拉周清因为奔跑而扯开的锦衫,轻声说道:“什么好吃啊?”

周清在听到青鸾的话后,顿时惊醒,悔恨的在心里直骂自己,咋就表现的这般明显;可是他的王妃,真的好漂亮、好好吃啊……!

想到这里,周清忙抓住青鸾娇柔的小手,后悔的低下头,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单纯无辜的悔意的说道:“原谅周清,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人。”

青鸾轻笑着点头,然后便任由周清将她头顶的盖头拿下,遮住她眼前的视线。

可是谁又知就在周清将那厚重的盖头遮在青鸾面颊后,那原本含着深情的双眸顿时变得清冷无比,好似刚才那个娇羞无限、含情默默的少女并不是她一般。

随侍官常福见所有新人尽数到齐,便接着高呼不断。

“一拜天地……!”

“二拜帝王……!”

“新人对拜……!”

“回府同好……!”

一声声刺耳的呼声,瞬间将青鸾的命运彻底改变;青鸾感受着一直紧抓着她不放的大手,心里寒意升起;这是一双和她一样冰冷的大手,不知是激动还是冷血?竟然让她错认为这双大手还在瑟瑟发抖?

她的夫君只有十六岁,是周朝最为逍遥富庶之地蜀州的玉清王爷;她的夫君风流无比,在京城就有数名姬妾,但不知在那豪华的蜀州王府,还有多少女人?她的夫君稚气未脱,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每次都挂着近似孩童的微笑;她的夫君长相幼小,一对迷人的梨涡迷煞了众多熟女美妇;她的夫君胆大妄为,可敢再三挑衅当朝帝王的底线,而每次都踩着狗屎运,皆化险为夷。

京城玉清王府

自从三个时辰前青鸾和周清齐齐回到这玉清王府后,她的那个小夫君便将她一人扔在这偌大的洞房中,无聊的等到夕阳渐渐陨落,红烛‘啪啪’作响。

这个死小孩儿,在大殿上将她一人丢在那里,忍受着众人的指点不说,回来了还不赶快负荆请罪,便又将她独身留在这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置之不理?

就在青鸾气愤的想要扯掉头上的盖头时,忽然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就听见快跑声接踵而来。

青鸾紧闭了下眼睛,掩去眼中升起的怒气。

周清小声的出现在青鸾面前,‘吧唧、吧唧’的眨了下大眼睛,欣喜的说道:“你知道吗?我认识你,就是在来京城的路上,我有看到你哦……!那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仙女呢……!嘻嘻,没想到今日爷梦想成真,娶了一个仙女回家。”

青鸾听着周清颠三倒四的话,不悦的簇了下眉头,轻声说道:“夫君,青鸾觉得还是将盖头挑开后我们再说也不迟啊……!”

周清听到这话,后知后觉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脸上露着纯真可爱的笑容,醉人的梨涡深深地陷了进去,勾起一房美梦。

就见周清轻轻地挑开一直遮着青鸾视线的盖头,着迷的看着青鸾绝美的面颊,啧啧感叹道:“比蜀州最漂亮的花魁还要美呢……!”

青鸾装作娇羞的低下头,小心的掩着眼中露出的疏离。

周清喜悦的看着青鸾娇美的一切,顿时闭着眼睛就朝青鸾亲过来,青鸾忙闪身躲开,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几欲将她吐下腹中的‘小屁孩’。

周清见自己扑了个空,有些失望的坐在青鸾身边,嘟着嘴唇说道:“青鸾,人家都已经洗的很干净了,整整在温泉中泡了三个时辰,人家都要泡肿了。”

说着,周清便伸出稍稍有些发中的手臂,撩起衣袖让青鸾看个清楚。

青鸾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莹白发肿的手臂,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洗澡?难道你将我一人丢在这里的原因便是你去泡温泉了?”

周清谄媚的冲青鸾笑着,点头说道:“今天起晚了,所以没有洗澡便去娶了你回来;青鸾你闻,人家现在洗的可干净了,我们睡觉,好不好?”

这会儿,该青鸾发呆了;她终于认识到一个问题,那便是,她的小夫君好似是个‘瘾君子’,三句话离不开‘床’这个字。

青鸾讪讪的笑了一下,低头想了半晌,说道:“夫君,青鸾在宫中明白了很多事,知道你的年纪还小,至于这行房之事,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今天我们都太累了,还是‘单纯的’睡觉就好……!”

周清听出青鸾的拒绝,受伤的嘟着嘴,道:“人家都十六岁了,都是个大人了。”

“可是为妻却是十八岁,比你大。”

“那又怎样?我一向‘严于律己’,绝不纵欲;身体好到不行……!”某人狠狠地拍着自己还处于发育阶段的胸脯,敲得‘梆梆’直响。

“可是人家怕痛……。”就见某女偷掖着轻笑,眼里闪过一丝精明。

某男听到这话,更是来了劲儿,一把抱着某女香软的身体,一脸严肃的说:“为夫技巧纯熟,不会让爱妻受罪的。”

某女听到这几乎山盟海誓的誓言,终于点头答应。

红鸾星动,春潮迭起,就见在那红色的纱帐中,一个好似只有十岁上下的‘小屁孩’卖力的做着强身运动,而他身下的女子也是娇羞迷人、恬谧温情。

“青鸾,为夫有些累了,要不你在上我在下?”

“好……!”

过了一会儿

“青鸾,你累了,我在上你在下吧……!”

“好……!”

又过了一会儿

某女看着某男销魂的模样,有些无奈的说道:“夫君,我们换个姿势吧……!”

“啊?为什么?”

“腻了……!不好玩……!”

“啊……?!!!”

喜欢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大家收藏:(www.tinshubao.com)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听书包更新速度最快。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最新章节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阅读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txt下载 - 夜漫舞的全部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听书包

猜你喜欢: 绝色嚣张九小姐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雕骨师神医废材妃血妖姬重生之军门商女嚣张小皇妃七宝姻缘女配仙途浩瀚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皇后逆天斗苍穹战神七小姐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重生之天才神棍异世逆凰天师打假协会傲风萌系大陆魔法学院:最后的女巫鬼手天医妻心如故兽帝邪妃娇藏苏悦的修仙之旅冰肌玉仙美食为仙:逆天小厨娘
完本推荐: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都市悍贼全文阅读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全文阅读无敌升级全文阅读天下珍玩全文阅读仙葫全文阅读总裁的女人全文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全文阅读重生之超级战神全文阅读皇牌龙骑全文阅读夺情总裁:豪门老公不及格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重生当妖王全文阅读仙路春秋全文阅读逍遥弟子都市行全文阅读网游之我是终极大BOSS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剩女大婚,首席总裁的宠儿全文阅读恐怖高校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氪金成仙极品全能学生第一序列我真不是学神重生之最强大亨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神武战王师父他太难了穹顶之上仙宫超脑太监重生写推理小说重回一九九四极灵混沌决重启飞扬年代超神制卡师神魔之玥上为尊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武神血脉次元法典盛唐小园丁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透视小神农这个绿茶我不当了欧神斗武乾坤我本港岛电影人首富杨飞这个地球有点凶重生似水青春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txt下载手机版 - 夜漫舞的全部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听书包移动版 - 听书包手机站